11 月 23

xlla4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和我的農民工兄弟 李熾-第二十九章、兄弟重逢看書-gyofe

我和我的農民工兄弟
小說推薦我和我的農民工兄弟
第二天一早,看到工匠们起床,我也赶紧起来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吃了早点,准备干活。大殿已经封顶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殿内墙壁的装修,这可都是技术活,我也做不来,于是就在旁边帮忙拌砂浆,递材料什么的。
每天晚上收工以后,我不是忙着吃饭,而是悄悄来到偏殿外听经。虽然我不能完全听懂经文的内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听到木鱼声,什么心烦意乱就都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看来,我还真是块出家当和尚的料啊。一开始,寺里的僧人们也没注意到我躲在殿外偷听,后来有一天晚上,杨师傅似乎觉得我有点神神叨叨的,于是就尾随我来到偏殿外。
“小李,你在这里做什么?”杨师傅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赶紧回头冲他摆了摆手,“杨师傅,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到底留在这边做什么,每天收工后也不吃晚饭,都不知道你跑哪儿去了。”
“我来听经。”
“哦哦。”
殿里正在做晚课的僧人们大概是听到了我和杨师傅的说话声,念诵完一段之后就停了下来。一个年轻的僧人走出殿外对我们说:“两位施主,你们在那里做什么?”
我赶紧回答:“师傅,我们在外面听经,没有打扰到师傅们吧?”
“无妨,无妨。施主要是想听,就请进殿来吧。”
杨师傅赶紧扯了扯我的后襟,小声说:“走走走,赶紧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跟我去下关买材料。”杨师傅说完,转身走出院外。我赶紧对那位年轻的僧人合十行礼道:“不了不了,怎么能打扰师傅们诵经礼佛呢,改日再来。”说完,赶紧退出院外。
我加快脚步,追上杨师傅。杨师傅低声问我:“这几天你一直在里面听经吗?”
和平談戀愛 紫瑄
狂妃傾世:邪王強寵腹黑妻 芮涵
“是啊是啊,听经的感觉真好,什么烦恼都忘了。”
“我记得那天你是跟送货的驾驶员一起来的,那你跟他一定很熟了。”
“是啊,以前我在滨州一家砖瓦厂干活的时候,我经常帮他装货。”
“很好,明天你跟我进城去买些外墙装饰用的小货,你得好好挑一挑,上次他送来的砖瓦有一部分是没烧透的,咱们这是在给大佛老爷盖寺庙,丝毫含糊不得。”
奧秘 只要你有
“放心吧杨师傅,质量方面就交给我吧。”
“嗯嗯。”
两人回到住处,其他工匠已经睡了。杨师傅问我:“还要不要吃饭?”
“不了,晚上吃多了也不好睡。”
“那好,赶紧洗脚去吧。拖鞋在床下。对了,你要是打算在这里多干些时日,明天进城就带一双拖鞋回来吧,还有毛巾牙膏牙刷什么的,要是身上没钱,这钱我出。”
“不用不用。”我摇了摇头,穿上拖鞋走出卧房,来到水龙头旁边洗完脚,然后回屋把拖鞋还给杨师傅。
第二天天没亮,杨师傅就把我叫了起来,洗了把脸,吃过早餐,然后就出发了。两人步行了七八公里,来到高速路岔路口,拦下一辆从外地开往下关的长途客车。进城之后,我和杨师傅开始四处打听买古建筑材料的店铺,然后一家一家去看货、询问价格。走到城边上一处新建的楼房前面,我看到了一副**古建筑材料的招牌,仔细一看,正是我原来上班那一家砖瓦厂的招牌,上面还有老板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于是就出现了小说开头的那一幕。
大哥请我们到隔壁坐下之后,颤巍巍地打开柜子,取出两个纸杯递给我,“兄弟,麻烦你自己动手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都是自己人还客气什么?”我接过纸杯,赶紧给杨师傅泡了一杯茶,然后回头问大哥,“你喝不喝?”
“喝啊。”
大哥说完,又从柜子里取出一只杯子。茶泡好之后,我跟大哥说明了来意。大哥听完之后,疑惑地问我:“你是怎么跑到寺庙去干活的?”
“算是巧合吧。先不说我了,说说你吧,我听说这些年你混得不错,可是真没想到老板会把放心把生意交给你打理。”
大哥从桌旁拿过一支水烟筒,然后掏出烟盒,给了我和杨师傅一人一根香烟,然后自己取出一支叼在嘴里,熟练地用门牙扯掉了过滤嘴。大哥的这支水烟筒看上去很特别,颜色像没有上过釉色的白瓷,上面还刻有精美的图案。大哥抽了两口,发现我一直盯着水烟筒看,于是笑着问我:“知不知道这是用什么做成的?”
我摇了摇头。
“嘿嘿,这是从丽江拿过来的陶瓷泥做成的,烧制了五只,能用的只有三只。”
“哦哦。”
坐了一会儿,杨师傅跟我说,“小李,我们两个还是先看货,待会儿还得去找车子来装,你们两兄弟还是改天再聊吧。”
“没事没事,”大哥笑着冲杨师傅摆了摆手,“车子的话,我打个电话让厂里派一部过来都可以。”
杨师傅笑着说:“从宾州过来可能需要一个多小时,这运费不好算哪。”
“我问问老板,估计不会要太多。我们这个老板很喜欢做善事,经常给寺院捐钱,他还资助贫困山区的五个大学生在上大学。”
“哦哦,你们老板可真是个有爱心的人。”
“现在企业发展壮大了,老板有钱了,他想回报社会。”
鳳染君策
“那真是太好了,你赶紧打电话问他。”
大哥放下水烟筒,从桌上拿起手机,到外面打电话去了。过了一会儿,他走进来告诉我们,车子联系好了,叫我们赶紧把货挑好,于是我和杨师傅赶紧忙着挑货。
一个多小时以后,一辆轻卡停在了店铺门口。驾驶员打开货厢后门,给我们发了一巡香烟,然后走进隔壁休息去了。我和杨师傅赶紧把挑好的货物往车上装。这一次买的全部是装饰用的小货,装起来根本快不了,大哥看我们挺累的,于是赶紧过来帮忙。我看他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身子单薄得很,不忍心让他受累,于是便贴在他耳边说:“大哥,你进屋休息去吧,等我们装完了出来结账就行。”
大哥看了看我,然后回屋去了。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把货物全部装好了。大哥和杨师傅开始照单结账,我就站在车旁等。不一会儿,杨师傅走了过来,拉开驾驶室的门,爬进了车里。我打算上车,突然听到大哥在后面叫我:“等等!”
“怎么了?”我朝着大哥走了过去。
大哥皱着眉头说:“你忙什么忙?咱们哥俩好几年没见了,哥哥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你又要走了。走不成!”
“大哥,你听我说。现在你在这边帮厂里看店,我过几天可以出来找你玩嘛。我们现在还要赶着回去卸货。”
“今晚就不要走了,你明天过去又不会死人。”
我心想,也是啊。别的不说,万一自己以后真的出家了,这兄弟关系自然就断了,说不定这是咱们兄弟最后一次见面,不喝个痛快将来会后悔。于是我点了点头说:“好吧。”
“走,进屋坐着。等驾驶员走了,我就把店门关了,咱哥俩出去喝酒去。”大哥说完,转身走进店铺隔壁的屋子里,我随后也跟了过去。进屋之后,大哥掏出烟盒,递给驾驶员一支烟,然后笑着说:“谢师,货都装好了,帐也结了。”
驾驶员接过香烟夹在耳朵后面,转身走了出去。我赶紧跟出去给杨师傅打了声招呼,告诉他自己今晚不回寺院了,然后回屋坐下。
大哥打开电视,然后把遥控递给我。“自己找频道。”
“把电视关了吧,咱哥俩聊会儿。”
大哥看了看我,然后把电视关了。
異界萌靈戰姬
“大哥,我看你就像大病了一场,是不是这样?”
大哥点了点头说:“是啊,一个月前刚做完手术,现在还干不了活。”
“你得的是什么病啊,要做手术。”
“肝腹水,光是抽水就整整抽了一个多月。”
“我想,这个病症可能跟你经常喝酒有关吧。从现在起,你不能再喝酒了,知道吗。”
“医生也是这么说的,我戒了好几个月了。”
都市修仙高手 櫻花墨
“对了,个人问题解决了没有?”
“呵呵,”大哥无奈地笑了笑,“这辈子就是这样一个人过了,哥哥我今年四十多了,又穷又老,哪个女的能看上哥哥?”
我突然感到鼻子酸酸的,但是眼里无泪可流了。“别这样想,大哥,你还是要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你现在工作也稳定,收入也不错······”
大哥苦笑着摇了摇头,“收入就别提了,今年刚给我涨到两千块,从去年起我就开始投养老保险,每年要光是保险费就得交一万多,我手里还剩下多少钱?算了,这样也好,都到这把岁数了,等以后老了就靠养老金生活吧。倒是你呀,你也快三十了,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结婚了?”
“呵呵,这辈子恐怕是没戏了,等下辈子吧,下辈子咱俩还能做兄弟的话一定请你和喜酒。”
大哥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你这叫什么话?什么下辈子,哪来的下辈子!赶紧找,别挑了,能将就这过日子就行了。”
“问题是找不到啊,我哪敢挑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你兄弟我很有自知之明,要求也不高,可是你看看兄弟我混到这个份上了,快三十了,一事无成,要钱没钱要什么没什么,哪个女的能看得上我。算了,十年前我就知道咱哥俩就是这份苦逼命,我算是看透了,如今的你呀就是十年后的我,与其这样子活得很累,不如平平淡淡混完后半生算了。”
“唉······”大哥长叹了口气,“都怪哥哥,是哥哥把你带傻了。当年我就跟你父母一样,天天给你灌输传统思想,告诉你在感情问题上要走正道,可是在如今这时代这些东西都是吃不开的呀,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年头想当正人君子就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不过,你现在改变自己还来得及。”
我摇了摇头,“这还真不怪你,我这人就是这样,你叫我坏我也坏不起来,我就是这种德性。”
“嗯嗯,这一点我相信。”大哥点了点头,“今年打算做点什么?还接着种烤烟?”
“不,我什么也不做了,我想回去之后写一本回忆录,就写写这十几年来,我们辛辛苦苦在一起打工卖力的这些苦兄弟的故事。这也算是对我前半生的一个总结吧。”
大哥耸耸肩膀,然后笑着说:“不错不错,人家不是叫你秀才么,说不定以后成了作家就出了名了,到时候哥哥也跟着沾沾光。”
“呵呵,作家是成不了了。写完之后,我打算找一座深山小庙出家去了。”
“又说疯话!出家,出什么家?你不要你爹你妈了?何况当和尚也是要大学文化,你一个初中生谁要你?”
我仔细想想,大哥说的是啊,我自己别说出家就是死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这个狗日的世界也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可是自己的父母总不能不管吧?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年近三十都没能结婚生子已是大不孝了,如今要是撇下年迈的父母不管那岂不是大大的不孝,父母虽然没能给我提供好的条件,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也辛辛苦苦养育了我十五年。唉,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抉择,于是冲大哥笑了笑说:“开玩笑的,别当真啊。”
大哥板着脸说:“这种玩笑不能开,你说了就等于许了愿望。好了,从今以后打消这种念头。你去对面买两瓶酒,再去买点烤鸭和卤肉回来,咱们哥俩就在这里喝酒算了,我最近连走路都费劲。”大哥说着,从衣袋里摸出一叠钞票,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我。
“酒就别喝了,你这个病不能喝酒,我也就不喝了。咱弄点饮料,再买点泡面或者米线什么的就行。”
“不!”大哥摆了摆手,“咱们兄弟好不容易见面了,哥哥我哪怕是今天喝完酒明天就翘脚我也心甘情愿,咱们是兄弟!去,给我买两瓶鹤庆干酒回来。”
大哥这么一说,我心里感动得不行不行的,于是拿着钱到对面去买东西。考虑到大哥不能喝酒,至少是不能喝太多,我只买了一瓶,目的是让他少喝点,而且不能有剩余,因为我知道大哥嗜酒如命,只要看到瓶子里有酒那是非喝不可的。
我按照大哥的吩咐,把吃的都买回来了,兄弟俩开始喝酒。
第二天一早,我谢绝了大哥的一再挽留,出城返回了寺院。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3 11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