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3

e4nuz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長安界 愛下-第一百一十四章 客從遠方來-1werz

長安界
小說推薦長安界
客从远方来,袍上想必布满了灰尘,神情想必爬满了疲惫,自然要寻些可以歇息的住处。
清院就是最好的地方。
清院也是用来招待贵客的地方。
所以,来者必然是贵客。
迫近琼林宴的举办,想必于此时所来的贵客十有八九是另外两大皇朝的弟子们了。
清院的门被打开,从门外干净的长道上率先走进一位身穿青色长道袍的中年人,踏入门槛后,微微躬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便继续往前走去。
继而,跟着青色长道袍中年人踏入的是两位年纪稍微大上一些的长者,两鬓霜白微染,两眉如剑横搁。
眉目之间,有些惊叹。
随着两位长者的踏入,长者身后跟着的两队弟子这才恭敬有序地随即踏入,神情上铺满了小心翼翼。
左方弟子身穿金色道袍,其上有着金线勾勒出的贵气图案,每位弟子的手中尽皆握住一柄长剑,悬于右方腰畔,所悬高度竟是一致。
乃为三大皇朝之一天***的弟子们。
右方弟子身穿朱色道袍,其上并无图案,光滑得有些朴素,可他们的脸上却全都铺满了骄傲的神情,每位弟子的手中也全都握住一柄长剑,可若仔细观察,便可发现他们的佩剑比天***弟子们的佩剑要短上一分。
而且右方弟子悬于右方腰畔之剑的高度并没有如天***弟子一般高度一致,而是高低不同,但每位弟子都是悬在最舒服的高度。
乃为三大皇朝之一雀澜皇朝的弟子们。
前方先行踏入的两位长者想必便是两大皇朝的带队长老,而最先踏入的便是清言圣宗的一位长老了。
别说是两大皇朝来人,即便是另外几大洲宗门的掌门前来,澹台鹤也不一定会出来迎接。
他们所走的路和许长安来时的一样,所看到的景自然也一样。
笑傾三國 夢三生
入眼也是一条长长的石径,石径由碎石组成,其间的缝隙长满了葱绿的小草,还挂住些未坠的露珠。
抬腿跨入门槛,驳杂但很整齐平稳的脚步声便随之响起。
院落旷而不空,满是郁郁葱葱的绿色,或是攀附在墙上的藤蔓,或是植在墙边的树木,青草自是不必多说,铺满了整个院落。
于院落的左侧墙角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盆栽,盆栽的附近还有着一个水缸。
水缸之上铺满了半边的青苔,水缸之里则有着满缸的清水,水面之上还漂浮着一朵绿色的浮萍,像是泛舟于湖心的闲散诗人。
沿着石径往里走去,渐渐可以看到稀稀疏疏的石瓦房屋,也有着全部由名贵香木所构建的房屋。
外表看似很普通,但其实很贵气。
之后还有着一片小树林,一个秋千,一片小湖,一座亭子,一湖锦鲤,满目微风,但他们都没有看见。
只因他们在稀稀疏疏的石瓦房屋和全部由名贵香木构建的房屋前停住了。
这便是他们在琼林宴开始之前的休息场所。
也许在琼林宴开始之后,他们会移到圣宫内的宫殿居住,但在琼林宴开始之前,他们必须住在这里,并且不能出去一步。
首席的隱婚妻 扛大山
天地傳承
这便是规矩,世雄皇朝的规矩,雄狮圣帝的规矩。
来这里的人,必须遵守。
这就是实力。
风从林间穿过,风从湖面拂过,风从脸颊吻过,将金狮的金毛吹动。
许长安、陆若金和宛心从房间中走出,再次来到清风亭中,这次不是为了斗草,不是为了对弈,也不是为了给锦鲤喂食,更不是观赏风景。
而是默默地看着在清言圣宗长老的带领下,有序整齐地走进休息场所的两大皇朝的弟子们。
“天***,雀澜皇朝,”陆若金默默地念叨了两句。
“皇朝的弟子比起我们王朝的军队都要令人害怕一些,”许长安也微微惊叹了一句。
末世喪屍為皇 九曲言殤
鬼童
“比军队还厉害?”宛心不解地问道。
重生日本高校生活 楓希靖
總裁的錢奴 月夜.常清
宛心自小生活在狮都之中,所接触的都是皇朝中人,自然觉得习以为常。
可许长安和陆若金不同,他们从王朝中一步一步地拼搏出来,就像是井底之蛙突然某一天借助水势浮了出来。
哇,原来天空这么大,白云有好多。
“也许实力和震慑力没有军队那般强悍,但从整体的气质上,真的是强了不知多少倍,这样比来,王朝的那些宗门弟子就好比凡人了,”许长安苦笑叹道。
撩愛
他也是王朝宗门弟子的一员。
“没有必要自惭形秽,我们并不比他们差多少,”陆若金突然激情慷慨地鼓励许长安道。
许长安望者陆若金看来的目光,突然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陆若金不解问道。
“我没有自惭形秽啊,你鼓励我做什么?”
“那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以为你能领悟到我说的是你。”
“不会是我。”
“为什么?”
“因为我连王朝宗门弟子都没有做过。”
陰債 戒色方丈
“好吧。”
“好吧是什么意思?”
“同情你。”
“我并不觉得这需要被同情,谁说成为宗门弟子就一定会很好。”
“可是一直如此。”
“一直如此便是对的吗?”
陆若金就此一句,将许长安完全堵住,无法反驳。
是啊,一直如此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吗?
从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就一定是完美的吗?
且不论自古传下的规矩的智慧,单论对错与否。
我们要的不就只是对的嘛。
许长安望者陆若金,久久没有说话,看得陆若金心中发毛,憋了许久,陆若金才缓缓地开口说道:“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噗嗤,宛心笑了出来。
又是一道怪异的声音传来,虽然无法听懂,但能够感觉到也是笑话的意思,竟是从金狮的口中传出。
而令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许长安竟然……点了点头。
“你是认真的吗?”陆若金紧张地问道。
许长安看着陆若金竟是缓缓地紧张了起来,便明白他又是想歪了,便直了直身子,装作一副要开始长篇大论的模样,而后趁其不备,突然敲了一下陆若金的脑袋,发出一声闷响。
“我喜欢异性。”
……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3 11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