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3

72iji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逆命者之傳》-【負】第十章:別了,諾華德;死吧,風曉律閲讀-r56v8

逆命者之傳
小說推薦逆命者之傳
【负】第十章:别了,诺华德;死吧,风晓律
“不!不是这样的!”猛地往后退出一步,风破晓瞳孔猛地一缩,不敢相信风晓律所述的话。
“不承认么?不承认有用么?”向前跨出一步,风晓律步步紧逼,“想想吧,好好想想吧!为什么会成就一个这样的我?为什么这样的我会害死你弟?还不是因为你心中的恶么?”
“你的恶,酿就了所有的一切。酿就了你弟弟的堕落,酿就了我的出现!”风晓律大声地朝着风破晓吼叫着,似乎想把自己一切缺点的矛头都指向风破晓。
“而这样的你,还想活下去?!你活下去干什么!祸害更多的人么?”风晓律的话,犹如一根根钢针一般,狠狠地扎进了风破晓的心头,字字穿心……
七皇”弟”,乖乖上榻 寶馬香車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我的出现,我的存在仅仅只是为了祸害其他人么?那么这样的话……这样的我,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呢?
低垂下了脑袋,风破晓心中悄然自责。
这样的我……竟然还想着活下去?真是可笑呀……
“姐,你可得活下去呀。”正当风破晓思绪飘飞之时,低沉的喃喃声从风晓律的口中发出,虽然音量微不足道,但还是准确地落入了风破晓的耳中。
弟弟?!心中猛叹,风破晓瞪大了眼睛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风晓律。
“哟!真的是姐弟情深呢。没想到失去了「超我」之后,只凭借「自我」意识也能抵抗住「本我」。”不置可否,眸子中闪出一丝惊奇,风晓律微微额首道。
“咳咳,姐。没想到你还能活着,真是太好了。”另一道富有磁性的男声同时从风晓律的口中吐出。同时,那双被染成翠绿色的双眸中,其中的左眼重新变回了暗红色。
诡异的异色瞳看起来颇为怪异,就连与其对视的风破晓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左瞳为红,炽热的眸子中带着狂喜望着风破晓,眼中的喜悦丝毫掩盖不住。
右瞳为绿,冰冷的眸子上下打量着风破晓,眼神复杂,时喜时悲。
就是这么两颗奇特的眸子,此时汇集在了一具身体里……就好像是两道不相同的灵魂汇聚于此一般。这感觉,难以言状。
“再多看看你姐姐两眼吧,诺华德。”扬起嘴角,风晓律的声音率先传出,“她呀,很快就会离开你了。”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体里?为什么我姐她要去了?”猛地捂住自己碧绿的右瞳,另一道声音带着几分焦急从口中传出,自然是诺华德。
“你不必知晓,因为很快这具身体的控制者就是我了……至于你呀,就给我乖乖地沉睡吧!”随着话音落下,一道惨叫声从相同的人身上发出,不过声音的音色却截然不同。
“啊啊啊啊……”
“封!”右手快速结印往着自己的胸口处一拍,只见原本是红色的眸中缓缓有些诡异的绿在其眼底里攀升,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浓烈了起来。
大宋王爺
“不!风晓律你不能这样!”见到眼前这一幕,风破晓急得大叫了起来,“你不是说你是以我为蓝本出现的么?我怎么可能忍心杀死自己的弟弟呢?!”
停下!停下!停下呀!!风破晓在心中拼命呐喊道。但是没有用,她不敢对着诺华德的身体出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颗眸子中的红……缓缓消散。
奪命紅燭
“姐……动手吧。”最后关头,诺华德的声音,轻轻地、轻轻地响起,像是央求,又像是命令。
猛地从腕中翻出匕首,风破晓猛地嚷嚷道:“风晓律,你再不停下的话,我就——”
噗嗤——
本来,风破晓打算用匕首威胁风晓律停止封印的。可没承想到她刚一举起匕首,诺华德就将手腕一翻,反握住她的手腕,将匕首直直地刺入了他的左胸之中。
“不!”
匕首是何等锋利!只是一瞬间便血花飞溅,鲜红的血液瞬间浸湿了风破晓的纱裙,将她原本白皙的脸蛋染得血红。
“姐……快走……”隐隐地,风破晓还听到诺华德说了这么一句话。只是那道声音很快就被另一道更大的声音盖了过去:
仙武世界大冒險 愚人殿下
“看吧……刚才还冲着我嚷嚷的你,现在可不就还是把自己的亲生弟弟给杀了?”
双瞳再次回归碧绿色,风晓律咬牙切齿道:“现在你的弟弟可是去了,也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挡我了。”
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地拔出了插在自己胸口处的匕首,手一抬便提着风破晓的衣领,将其抬了起来。
轰——
在这一瞬间,风破晓的身后猛地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声,伴随着冲天火光将她的脸蛋照得惨白。
从声音可以判断,那个爆炸所发生的地方就是风破晓来时的地方——红鼻头的分部!
“看来是总部的那两个人到了。”跨过风破晓的肩头,风晓律望着身后的蘑菇云淡淡道,“要是你没答应和我做交易的话,现在的你……应该已经死了吧。”
拜堂不洞房:王妃來自現代 月影晚池
“薆!等等,撒尼娜不是说是三天后么?现在可还只过了一天半左右。”虽然其中风破晓昏迷了一段时间,但她醒来后还是通过天空中星星的移动方向确定了时间。
“聪明,这竟然都被你察觉到了。”打了个响指,风晓律提着风破晓一步一步向前走起。虽然风晓律是个女孩,但可别忘了她还在用着诺华德的身体呀!
“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个面位,即将破碎了。”一字一顿的,风晓律盯着风破晓的双瞳淡淡道,“现在这里的时间、空间,这里的一切,已经与其他面位的不一样了。”
“你看。”稍微停顿了一下,风晓律指着一旁的灌木丛,示意风破晓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由于被风晓律揪着的缘故,风破晓只能吃力地扭头,向着那儿望去。
只见就在灌木丛的上方,一道深邃的裂痕静静地悬浮在了半空中,悄无声息地吞噬着四周的光线。
而干涸的地面也开始渐渐出现了形态不一的龟裂。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诡异的现象也是越来越多了起来。
“这……这是?”望着地面上的凹痕,风破晓拼命踢蹬着双腿,一股危机感……正从她的心头猛地涌出!
“呵呵,你也感觉到了吧?地面的龟裂,空中的裂缝,无一不是世界崩溃的迹象。”舔了舔嘴唇,风晓律接着道,“如果还不赶往「裂缝」转移去别处的话,我们就要死了。”
“哦不,是我就要死了。”风晓律随后纠正道,“你呀,必死无疑。”
“不,我要活下去!”碧绿的眸子中精光迸发,一抹浓浓的金色在一瞬间便笼罩住了风破晓的眼眸,将其双眸变为璀璨的金色,只见风破晓左手握紧风晓律的手腕,右腿借力荡了出去,猛地踹向了风晓律的下巴。
咔嚓!一道骨骼开裂的声音从风晓律的下巴处发了出来。清脆嘹亮。
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这道久违的念头入病毒般涌入风破晓的脑海中,霎时抽空了她的思考能力,留下的……只有最原始的战斗本能!
砰!咔嚓!轰!接连几道轰鸣声响起,风破晓在骤然之间攻击力、反应力都比以前增加了一倍之多,双手化掌猛地拍击到了风晓律的胸口之上,每一下都伴随着一阵骨骼破碎的声音。
最後一個使徒 卷土
大射雕 木子心
恍惚间,刚才还颤颤巍巍的白兔在顷刻间化为了一只凶悍残暴的雄狮!浑身上下仿佛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能量一般!
而那双耀眼的金色双眸也犹如太阳一般的刺眼,只要它还在那儿燃烧着,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黯淡无比。
“活下去……或是一起死!”猛地拽住了风晓律的四肢,风破晓犹如一条滑溜溜的八爪鱼一般锁住了风晓律的身子,将其与自己一起投向了身旁的一道较大的空间裂缝中。
在她的眼中已然看不见对生的意志了,全然的,剩下的便是对死的意识!
“不不!这样的话你也会死的!”看着逐渐逼近的裂缝,风晓律拼命地挣扎,其他挣脱风破晓的身子,“你不是说要活下去么?不是不想死么?”
“如果我活下去的话,未来里诺华德或许还能凭借自己的意志破空封印复活与你想见,可你这样让我们同归于尽的话,他就一定没办法复活了!”裂缝已经离风晓律不足三十公分了,只见她的额头上满是汗,眼睛正死死地盯着风破晓,“放过我吧,让我们一起活下去!”
“不要!比起活下去,我更要替诺华德报仇!”大喝一声,风破晓奋不顾身地投入到了裂缝之中,“要是没有诺华德的话,我早就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了,所以为了他,我即使是放弃生命也要替他报仇!”
随着风破晓的这最后一句话落下,两人也就同时进入到了裂缝之中,消失在了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
我非傳奇
别了,诺华德;死吧,风晓律!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3 11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