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3

ixpmz优美都市小說 逐神者們-第一百零三章:枯竭之力熱推-cw594

逐神者們
小說推薦逐神者們
饿鬼之气还有第三种特性,也是它最为强大的能力——它能枯竭敌人释放出来的所有能量!
饿鬼之气能枯竭其余修士散发出的几乎所有能量,包括饿鬼之气、法力、体力,甚至生命力!
这种枯竭的能力也可以理解为吞噬、侵蚀,或无效化。
简单了理解:饿鬼之气的活性很高,会自动的‘攻击’其余的能量,是几乎所有能量的克星。
这也就是为何近千的普通修士被木成风的饿鬼木界笼罩后,几个呼吸就被木成风全部解决根本原因!
普通修士在饿鬼之气的侵蚀下,体内法力被枯竭殆尽,别说是施展法术,就连凝聚一丝法力都做不到。如果被大量的饿鬼之气笼罩,甚至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
这也同样是水玲珑不愿叶笑与古牧天敌对的主要原因。在她看来,不管叶笑有什么强大自信的手段,但在饿鬼之气的侵蚀下,根本就施展不出来。
说得残酷一些,在同境界下,普通修士在饿鬼修士面前,简直就是如虫子一样。这是上等种族与低等种族的差别。
不同的饿鬼修士施展出的饿鬼之气也会相互枯竭,就比如木成风站在蓝色海水中,他的身体同样会发软。
当然,饿鬼之气对其余能量的枯竭能力并非无条件都能奏效。首先有着能量强弱的比较,强的一方吞噬弱的一方是永恒不变的定论。
陣地繁星
反之,若施展出的饿鬼之气弱于其余的能量,枯竭能力则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盛寵腹黑妻 嬋若兮
就比如,木成风吐出的食心藤上附带了少量的饿鬼之气,但水玲珑的蓝色火焰则全是饿鬼之气的具象化,其中量和质的差别显而易见,所以蓝色火焰瞬间就枯竭了食心藤,以及食心藤附带的少量饿鬼之气。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木成风才放弃继续试探,而选择召唤出强大的饿鬼之躯,想要一击得手。
毕竟他的饿鬼之气想要具象化必须依靠媒介饿鬼之木,很不方便,所以他试探水玲珑的术大多只能是普通的法术,其中只能附带少量的饿鬼之气。
但水玲珑的饿鬼之气具象化根本不需要媒介,可以直接在他的法术上具象出蓝色火焰,轻易就能将他的法术彻底枯竭。
也正是因为相同了这一点,木成风才会发出‘这简直就是作弊’的感叹。
但饿鬼之躯不同,即便水玲珑具象出蓝色火焰,对饿鬼之躯庞大的身躯也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害。
禦君有術,重生嫡女不打折 佰千禾
……
……
“饿鬼之气竟然如斯强大,饿鬼修士的确有资格自居为上等种族了。”易慎之听完文不语的解说后,嘘唏感叹道。
“上等种族的称号可不全是他们自居来的。据老身侍奉的那位大修士所说,饿鬼之种本身就代表了某种高等的境界,与修仙中的筑基、结丹、元婴的意义相同,只是它与修仙分别属于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体系!”文不语不以为然的轻笑一声,然后缓缓说道。
“竟然代表不同体系的一种境界?如此的话,他们炼气修士的饿鬼之气该不会对我们结丹修士的法力也能枯竭吧?”易慎之闻言,有些后怕的问道。
也难怪他会如此想了,‘境界’在修仙界中所代表的意义太过重大,几乎就是力量的象征。
正是因为有着境界的差别,所以他们才可视低阶修士为蝼蚁。
明知‘境界’在修仙界是如此神圣的字眼,大修士却依然说饿鬼之种代表不同力量体系的一种境界。
则说明饿鬼之种与其拥有着在一定程度上有了藐视或叫板修仙境界的可能性——这代表了饿鬼修士有真正意义上越境界挑战的可能性。
“老身曾也有过易道友的担心,但据老身所知,这绝没有可能。炼气期的饿鬼修士连一般筑基大师的法力都无法枯竭。正如老身之前所说,饿鬼之气只能枯竭比它弱的能量。虽然饿鬼之气本身比法力高上一等,但筑基大师凝念出的法力,其质量却又不是炼气修士可以想象的。在这一差别下,炼气修士的饿鬼之气也是枯竭不了的。”文不语淡然说道。
“如此的话,老夫也能够稍微安心了。只要我等在修仙路上继续问鼎上等境界,也就是无惧这些上等种族。” 易慎之送了口气,顺了顺胡子说道。
“道理自然是如此。咦……,木成风此子果然还是逊色水玲珑不止一筹,下一箭说不定就要分生死了。”文不语话题一转,突然望着场中说道。
“哈哈。这不正是你我希望的吗?”易慎之解了心结,心情大好的说道。
……
魔蠶 石頭老徐
……
汪/洋大海上,在海水的压迫和饿鬼之气的枯竭双重作用下,巨大的傀儡完全被禁锢了行动力,简直就是一个巨大靶子。
水玲珑的每一箭都像一张催命符,重重的击在木成风的胸口。后者的傀儡被射出一个又一个透明窟窿,而且窟窿上有水玲珑具象化的蓝色火焰燃烧,天上妖的回复能力也几乎被无效化。
水玲珑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接连开弓,一副想要赶尽杀绝的样子。
当最后一箭沐浴在蓝色火焰中激射而出,木成风终于是绝望了起来。
“古兄现在不出手更待何时,难道真的要等在下身死道消吗?”木成风焦急的向着古牧天求救道。
木成风话落之后,天空突然无端涌下一团浓郁黑雾,直接迎上了蓝色的飞箭。
随后,只见蓝色飞箭径直的射入了黑雾之中,如泥牛入海,但再也没有出来。
片刻之中,黑雾中洒落一团蓝色的海水,其上附带的能量已经完全消失了。
显然是古牧天的饿鬼之气枯竭了飞箭中附带的能量,并使其恢复媒介的原型。
“水仙子做得有些过了。”天空之上,黑雾中的古牧天望着水玲珑,有些阴沉的说道。
他想要收渔翁之利,但却不可能让水玲珑真的杀了木成风,毕竟他还要利用木成风去做更重要的事情。
水玲珑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表情上并没有什么吃惊之色,只是一脸冷然的望向遮天的黑雾。
“水仙子刚才说要灭杀我们的话,难道是真心的吗?”水玲珑还未开口,古牧天又是冷冷的问道。
“古牧天,你废话还是一样的多。你以为本姑娘不知道你心中的打算?你窥探本姑娘的肉体和元阴就不说了,反而一直梦想有一天能把本姑娘当作你的永久炉鼎,为此,你在暗中也动了不少心思。但本姑娘一直都在容忍你,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但价值终究有一个‘值’,而你现在的放肆程度已经超越了本姑娘为这个‘值’所能容忍的极限。所有本姑娘已经完全放弃你了,自然也不能允许你的存在!”水玲珑挥了挥手动弓,杀气凛然的说道。
古牧天被水玲珑一语道破了心中所想,脸色接连数变。
一直以来,古牧天都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
虽然古牧天自认打不赢水玲珑,但他却可以凭借自己的智慧,暗中施展一些小手段,一步一步把对方逼上绝路。
却不想水玲珑早就看透了他的心思,对方一直没有道破这一点,只是认为他还有利用价值。
同时也显示出了水玲珑的自信——她根本不惧古牧天暗中的小动作。显然,真正‘一切尽在掌握’的人其实是水玲珑。
古牧天此刻的心中,对水玲珑真正有了一丝胆寒。
古牧天深吸了几口气,强自镇定了一番,目光阴沉的说道。
“这倒是本公子失敬了,不过既然水仙子连那样屈辱都能忍,却因为本公子之前提议将那个小子炼成傀儡就翻脸,好歹本公子也是上等家族中的核心弟子,水仙子此举不觉得太过儿戏了吗?”
這個大叔有點帥 布小心
古牧天又望了望叶笑,眼神中毫不掩饰阴狠毒辣,恨不得立刻杀了叶笑。他拿水玲珑没办法,仇恨的宣泄口潜意识中就转向了叶笑。
“儿戏?一点都不儿戏。你这样的家伙根本不能理解他的伟大,与他相比,你完全一文不值。所以只要你有一丝那样的心思,本姑娘都不会允许你再继续存在。”水玲珑又是目光一冷,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古牧天闻言,表情上募地一惊。他倒是没想到,叶笑在水玲珑心中居然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即便是叶笑自己,闻言之后,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伟大?叶笑还真想不到自己有什么资格与这个词挂钩。
古牧天又是凝眼打量了一眼叶笑。他确定对方的确只是一个普通的炼气一层修士,没有任何奇特之处。这样的家伙,在他估计中,他饿鬼之气全开以后,可以同时对付一千五百人。
古代高手現代警察 張飛牌繡花針
古牧天眼中的疑惑更盛了,他完全不能理解,被成蓝魔女的水玲珑为什么会如此看重这样一个普通修士。
“既然水仙子这么说了,那本公子倒是不得不去体验一下他的伟大之处了!”古牧天也是面色渐冷的说道。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如果说有,就是你死去的那一刻会再次回想起来,你正是因为冒犯了他,才会这么快落到如此下场。”
水玲珑话落之后,募地开弓,以极快的速度连射数箭,目标自然是木成风的所在。
她想抢先解决掉一人,以免之后被围攻。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3 11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