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3

b8sly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毒中玉笔趣-第一百一十四章 九層之上至雲霄(最終章)分享-toqgy

毒中玉
小說推薦毒中玉
莫紫蓉靠在墙上静静的等着,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也许是因为到了顶层松口气吧,但其实胸口难受的很,这里真的是极限了,她一直在努力压着一口气,生怕吐出那口气后会气绝倒地。
不过没一会儿莫非便上来了,莫紫蓉有些惊讶,于是问道:
“你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
“那老头儿给我验明正身了呗~”
邪性鬼夫,太生猛!
“怎么验?”
“莫家的功夫呀~”
“这么简单啊……”
听莫非这么一说,莫紫蓉不屑的转过头去继续看洞外的景色,天又稍微亮了一点点,但也可能是错觉吧。
“哪简单啊!那老头儿厉害的很!”
莫非不服的争辩道,莫紫蓉也没有理会,没一会儿另几个人也上来了,速度快的让莫紫蓉惊讶不已,看出莫紫蓉的惊讶,贺子涟笑道:
“那老头儿怎么比我们还急~”
“谁跟你是我们,分开说!”
陆轻莫一上来便放开贺子涟,让他自己扒着墙走,贺子涟也不在意依然说说笑笑,就好像是来郊游一般,见他俩说不出什么正经的,莫紫蓉看向曹景洋问道:
“那位老者呢?”
“不知道,他让我们先走了,也许,是有什么密道吧。”
“密道?为什么让你们先走?”
莫紫蓉不解的看着他,曹景洋解释道:
“下面的水上来了,所以就草草了事了。”
“水这么快就上来了?!那第六层的人呢?”
“没见有人上来。”
莫紫蓉一听心凉了半截,这么说,七哥和孟迢都没上来,还有玉清荣,虽然并不是特别伤心,但总觉得对不起他们,可事已至此,再去想也没有用了,何况耳边正有人提醒她,快点去找宝藏。
“行了,别假惺惺的了,快去用玉牌打开宝藏的石门!”
韩辛哲催促道,陈开豫虽没有说话,但也紧紧盯着她,看来也是这意思,莫紫蓉也没说什么便拿出玉牌走到石门旁,墙壁上有好几排凹槽,看来正是用来放置玉牌的,莫紫蓉拿出玉牌按顺序一一放了上去,当放到最后一块的时候,石门轰隆一声滑开了。
也许是觉得简单的不可思议,韩辛哲和陈开豫愣在门口站了半天都没敢进去,还是莫紫蓉率先走了进去,点亮了里面的油灯,霎时,整个石室亮了起来,因为那些金银珠宝首饰正发出灿灿的光,晃的人眼睛都花了,韩辛哲和陈开豫眼前一亮立刻冲了进去,扑到那些东西上捧起来反复的看,似乎要把每个东西的每个细节都看进眼里记到心里一般。池承天他们也慢慢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景象似乎有点疑惑。
不过也就呆滞了那么半分钟,通道里突然传来咳嗽声,几人急忙跑了出去,才发现,六层的那几人居然上来了!浑身湿淋淋的,显然是刚从水里出来的。蒋浩辰和曹景洋出去扶住了玉清荣和七哥,莫非则出去扶住了孟迢,看到他俩都活着莫非似乎很激动,还不住的唤着莫紫蓉的名字叫她来看,可莫紫蓉一动不动的站在石室内,既不出去看人也不看这地上的宝物,一旁的池承天也没有动,只观察了整个石室,便开始注意莫紫蓉的动向。
吕智虽无人去扶——扶着墙的贺子涟自己还站不稳呢,却也没太在意,拖着重伤的身躯,一步步挪进了石室,看到满地的金银珠宝后,也立刻扑了进去。另外两个人只顾自己看宝藏,对他也没在意,于是就见三人欢天喜地的一遍又一遍的捧起地上的东西,不厌其烦。
莫紫蓉悄悄的往后挪着步子,池承天便也跟着挪,莫紫蓉微微扭头看了看池承天,两人心照不宣,眼看着还有十步就到石门外,不想却被贺子涟发现了,他高声呼道:
“义父!”
然后便想冲到石门内去阻止莫紫蓉,此时陈开豫等人已经发现了莫紫蓉的意图,于是立刻起身,莫紫蓉早有准备,摸出几枚雷震响天弹扔下去,立时,石室内电闪雷鸣烟雾缭绕,与池承天闪身退了出来,然后冲莫非喊道:
“拦住他!”
不用说指的自然是贺子涟,而莫非其实早在贺子涟往石室冲的时候便去拦他了,虽不知莫紫蓉是何打算,但决不能让旁人阻了她,所以一发现贺子涟有所行动便冲了上去。此时两人正在过招,无奈贺子涟毒未去尽,头晕脚软实在不敌莫非,没一会儿便败下阵来。
莫紫蓉旋身脱出石室之后,便一边运气一边快速来到镶嵌玉牌的石壁前,双掌将内力排出,把那些玉牌震的粉碎!而一旁的石门应声关闭了。一瞬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只有被打趴在地上的贺子涟,埋头捶地的呜咽声。莫紫蓉愣愣的看着石门许久,喉头的那股气终于忍不住喷了出来,是血。看着地上那鲜红的血,虽然觉得身体里少了什么,可却舒服多了,莫非想上前去扶,被她挥挥手阻止了,只用衣袖擦了擦嘴便转身靠在墙上,猛然看到了洞外,此时天已亮了,不知为何,心中也一片豁然开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紫蓉突然笑了起来,所有人都看向她,连贺子涟也抬头望着她,从没有人见过莫紫蓉这样的笑,那倒是豪放的像个侠客,但如何,也不会像她莫紫蓉的。
“紫蓉……”“蓉儿……”
莫非和陆轻莫疑惑的唤着她的名字,然而她完全没有理会,似乎真的有什么特别好笑的事一般,在那里笑个不停,表情就像是个孩子一样欢快开心。整个通道里都回荡着她的笑声,听起来重重叠叠让人有些头晕。笑了半天她终于停了下来,挥挥手,依然笑着说道:
“走吧,水上来了~”
然后便向洞外走去,所有人面面相觑随后回头看楼梯口,水确实已经漫上来了,于是便互相搀扶着跟着走了出去,原来这外面也是别有洞天,竟是一座高山上的悬崖,高耸入云,仿佛仙境一般。
莫紫蓉站在崖边终于不再笑了,一副疲惫的样子呆呆的看着身边的云雾。陆轻莫忍不住上前问道:
“现在你高兴了?这样就满足了?”
莫紫蓉没有回答他,而是抬头看了看此时已高挂在天上的太阳,还有蔚蓝的天空。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呢,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
“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我真的不明白……你是为了报仇么?其实你早就可以做到了,你已经杀了毒王绫首烟,剩下几个又有什么难呢?而且报仇真的能解决问题么?你现在心里舒服么?!”
“够了,别说了!”
见陆轻莫在一旁喋喋不休的说着,莫非怒道,其实他也想问,真的很想问,虽然莫紫蓉实行计划的时候他一直在身边,可他对于莫紫蓉的打算一点儿都不了解,他不知道自己在莫紫蓉心中到底占什么地位,但她确实根本就从来都没说过真心话。只是,他知道,就算问了莫紫蓉,她也不会回答。所以,现在听到陆轻莫问出这些话,不禁有些恼怒。我得不到的答案,你就能知道么?!而莫紫蓉,还是望着天,似乎天上有什么特别值得看的东西似的,就只是站在那看着。
“为什么不说?你明白么?你们都明白么?!”
陆轻莫歇斯底里的问莫非又问七哥和孟迢,他们都只是皱着眉看着他没有回答,因为他们也回答不上来。陆轻莫回过头继续说:
“还是为了宝藏呢?可你进去之后连动也没动,你难道就只是想去看看么?可你知道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么?!你太任性了!所有人都围着你转,是我们以前太惯你了吧!”
“闭嘴!你太过分了吧!”
莫非冲他吼道,这个人疯了,他就不能安静一会儿么?莫非狠狠的想到,他多希望能有时间静下来好好想一想,去跟莫紫蓉谈一谈,就算坐一坐也好,可这个男人却一直说个不停,弄的他心情变得很糟糕。池承天三人看着这样的莫紫蓉和陆轻莫心里都难过的很,可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不起……”
空間至上
前面突然传来莫紫蓉微弱的声音,大家一愣,随后又清晰的听到她提高声音说:
“对不起。”
陆轻莫和莫非疑惑的看着她的背影,随后她又说:
“是该结束了,”
灌籃之我很強
她的声音很平缓很清晰,可听起来忽远忽近的,
“都该结束了。”
她忽然转了过来扫视了一遍在场的所有人说道,脸上的表情很平静,没有悲也没有喜,那声音很轻但却如小锤一般敲在他们心上。最后她的目光落在池承天的视线上,她的嘴角微微上扬,说道:
“大哥,谢谢你,还有蒋大哥,曹大哥,也谢谢你们。”
目光扫过担心的看着她的蒋浩辰和曹景洋,疑惑的陆轻莫,不解的玉清荣,垂头丧气的贺子涟,有些焦躁的莫非,无奈的七哥还有略显不安的孟迢,最后一瞥头看到了从通道里流出的水刚好滑落下悬崖。大家的目光也看过去,看来此时,迷宫里已经是满满的水了,游戏时间结束,等下次迷宫再开启就是次日寅时了。
“攀天万丈通方室,水漫石山云顶风。”
莫紫蓉轻声吟出最后的诗句,不禁觉得自己也轻飘飘的,
“你们说,这悬崖有万丈么……”
大家都看着她,心里都有种不祥的预感,她继续轻声说道:
“从今往后,再没有典蓉,也没有莫紫蓉了。”
“蓉儿,你想干嘛……?”
陆轻莫刚问出口,就见莫紫蓉往后一仰,她真的掉下去了,她身后是千尺高的悬崖啊!
“蓉儿!!!”“紫蓉!!!”
陆轻莫和莫非同时喊道,也都想冲过去,但都被身边的人拉住了,他们不知道他俩会不会跟着跳下去,但,还是早些阻止的好,这一刻来的太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心理准备,此时竟没有什么感觉,仿佛那人只是突然消失了而已。贺子涟坐在一旁看着,他已无力再去挣扎了,在同一天,他看到两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离他而去,并且都没有看到死状,这算什么?这真是老天对他开的一个玩笑,他活了这么多年,杀了那么多人,却还从来没见过没有死状的死法。他自嘲的笑着摇摇头,然后沉沉的睡去了。
由于下不去,他们要在山上呆一整天,对着这个莫紫蓉坠落下的地方,这个莫紫蓉离开他们的地方,没有人过去确认莫紫蓉是否真的掉下去,因为她没有再上来过,而于心情来讲,他们也根本不想确认。随着时间的推移,悲痛的感觉一丝丝涌了上来,就像那悬崖边的瀑布一般,由涓涓细流变为滔滔瀑布。莫非他们在左,池承天他们在右,隔着瀑布,所有人都静静的坐着,没有人肯说话,就只是坐着。
莫紫蓉,也就是曾经的典蓉,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姑娘。到最后离开,都要留下这样折磨人的“毒”。而他们早已不知不觉的中了“毒”,许久,甚至好多年,也许是从他们认识她的那一刻起。没有解药,只会慢慢的磨心蚀骨,直到抹去她的声音,消去她的身影,那身心也将千疮百孔消逝不在了。现在的回忆仿佛毒素发作,痛苦袭遍全身,那曾经星星点点的回忆都仿佛针扎一般,然而身在此地却实在无法有其他念头,莫紫蓉,你够狠。
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人儿啊,莫紫蓉,再见了。
.
豪門專寵:老婆,欠債還情
.
.
.
.
后来,他们都安全下了山。
魔鬼傳奇 蝦寫
让我们来看看所有人之后的事吧。
紫鹤堂——
贺子涟不放弃的又去了鬼冢森林的迷宫好几次,想各种方法复刻玉牌的样子,目的是为了打开石门救出陈开豫,就算救不出,至少也要带回尸骨好好安葬。他原本都没脸回去,因为他愧对紫鹤堂上下,更愧对陈开豫的女儿陈茜。但陈茜没有责怪他,虽然她很伤心,可她还是劝贺子涟重整旗鼓,继续将她爹的心血——紫鹤堂经营下去。贺子涟知道,紫鹤堂是他,她,还有他们的唯一了。于是答应下来,继承了紫鹤堂成为第二任堂主,乾丰则作为挚友和左膀右臂继续伴他度过难关。
千蛇楼——
莫非下了山想去悬崖下找莫紫蓉的尸首,怎奈那山居然去不到后面,怎么绕也绕不到,后来好几次上了悬崖都想跳下去,但最终还是放弃了。静下心来想了许久,决定带着墨白一起去游历一番,忘却那些伤心事,想重新做回那个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莫非。七哥对于在迷宫中遇到的怪物很是有兴趣,所以一听说莫非要去游历便兴致勃勃要跟着同去。孟迢已发誓至死追随莫非,所以此行也是理所当然。在祭拜过千蛇楼死去的众人之后,便踏上了旅途。
重生漁家女 懶玫瑰
珑雾山庄——
陆轻莫也曾经试图去找莫紫蓉的尸身,但却没有成功,最终只得放弃,立了块墓碑只刻上蓉字。遵照当初的约定,与玉清荣一同重建逐光蹑影派,发誓不仅要复兴重振门派,还要将这个门派发扬光大继续传承下去。池承天回去之后将消息告知众人,冷萃凝哭到几乎昏厥,所有人都很惊愕却也无奈。穆霖还曾带人去寻找莫紫蓉的尸身,但也一样一无所获。姚益寒搬去与云端云升师徒同住,同时监督云升习武,也图个清静。曹景洋与蒋浩辰只安心疗伤不说心伤。
碧海山庄——
在庄主吕智,孤叶大师和白沙韩辛哲的野心败露之后,碧海山庄的声誉一落千丈,三人死后又成了无人主持的局面。于是青刃剑徐志松,苏臣,叶柯,丁义勤,玉清荣还有陆轻莫出面,将碧海山庄继续开了下去,仍然是出一些悬赏,全是些造福武林,为武林除害的悬赏,慢慢的重新得到了认可。柳如艳常常去接悬赏,把这当做一种历练,也不知自己是否在走典蓉过去的路,那影子真的难以抹去。周萧也常常过去,逐光蹑影派他也常去,总之是闲不住到处跑,悬赏自然也没少接,有那一身的轻功和溜门撬锁的手艺,找任何东西都难不倒他。
翠鸢宫——
工業大明 小酒淺酌
二宫主青羽被带回去之后便被严加看管,关入房中闭门思过。事情都如先前所预料的那样,青蝶被定为下一任大宫主,而青梅则为二宫主。这倒让青梅有些惊讶,她原以为自己也会受到处罚,但大宫主青凛告诉她,因为她已经反省过了,所以就不必受罚了。青蝶对莫紫蓉的死感到遗憾,于是亲自找到禹珊告知她这个消息,禹珊得知后也是悲痛落泪数日。
.
.
.
.
.
总之,就是这样,即使少了很多人,生活也还是会继续。虽然忘却很难做到,但至少让那伤痛随时间的流逝慢慢减轻吧。
全文完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3 11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