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3

rb3dt超棒的小說 浪漫生活 張瑞-一百零八(完結)相伴-f2o64

浪漫生活
小說推薦浪漫生活
刘瑶的遗物除了那本日记和相册里面的几张相片之外,都被我打了包,郁溪亲自开着车子拉着我和刘瑶的母亲回到了刘瑶的家乡。
刘瑶的母亲似乎已经从那种悲痛欲绝中渐渐的走了出来,她的表情已经没有之前那样的悲伤,在进家门的那一刻,她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一个人躺在床上,屋子里没有人,之前她托付的那个人似乎也并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履行自己的承诺,屋子里已经落了薄薄的一层灰尘,刘瑶的母亲放下了自己的东西,首先来到了自己母亲住的那间屋子,静静的看着面黄肌瘦的老人,轻轻的帮她掖了掖被子。
这个女人用她特有的四川人的坚韧,站起身来,擦了一把眼泪,还是强作笑颜的对我们说,“赶了这么久的路,你们累了吧,先坐到休息一哈,我去给你们做饭。”
“阿姨。”郁溪摘下了帽子放到了桌子上,“别忙了,我们坐一会就走。”
女人用低沉的声音还是尽量热情的笑着说,“好,我给你们烧开水泡点茶,喝点水再走。”
女人在我们面前忙里忙外,始终不曾和我们多说一句话,我不知道她是否会因为内心的悲伤或者,或者是对我们心存怨恨,在喝过茶之后,郁溪看了看我站起身来,从兜里拿出了一千块钱放到桌子上,然后与刘瑶的母亲告别。
刘瑶的母亲并没有发现郁溪的这个动作,见我们要走,她还是强作笑颜的挽留我们吃饭,郁溪说明天队里还有些事情,今天必须要回去,因为郁溪特殊的身份,刘瑶的母亲并没有再做强留,而是送我们到了下山的小路上,默默的目送着我们。
在回省城的路上,我问郁溪是不是告诉了刘瑶母亲真相,郁溪叹了口气,说没有,他已经和张队商量过,对刘瑶的母亲保守秘密,不让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其实也犯了错误。
郁溪问我下一步的打算,我沉默片刻,苦笑了一下,“不知道,我忽然感觉我真的想我妈了。”
郁溪会意的笑了一下,“是啊,回去看看老娘吧。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想家了,我回去就请假回去看看我爸。”
……
接下来的日子,我回了雅安,陪伴在母亲身边,家人都在忙着为我找工作,我并没有将我在成都的那段经历告诉任何人,母亲在东北的一个老乡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谈话中,老乡忽然问母亲我的身份证有没有换成二代的,母亲说没有,老乡告诉母亲,最好及时换掉,否则日后的许多事情都会因为身份证的问题而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就是这样一个机会,我约上了已经请假的郁溪一同,回到了东北大地,回到了我们的家乡城市。
在母亲老乡的帮助下,我顺利的照了二代身份证的相,然后将领取单交给了老乡,请他在三个月后帮忙领取然后寄回到四川。
郁溪似乎还要在家里呆上一阵子,我则马不停蹄的赶往龙州,我要去见见我的那些同学们。
也许是因为我之前给秦可打过电话,我忽然觉得我的号召力是那么的强,秦可联系到了大学时很多要好的同学,说我回龙州了,于是大伙约定了时间,就在我到了龙州的第二天晚上,刚好是周末,我们在大正商业街附近的一家火锅店的雅间,大学的同学因为我的归来而有机会举行了毕业之后的首次小聚。
小聚上,缺少了封南,缺少了薛哥,他们都因为工作的关系出差,一个远在上海,一个远在苏州而不能到场。
刘楠作为班长,在主持着这场小聚,在场的大部分同学都已经结了婚,有的甚至都已为人父为人母,我静静的坐在座位上,听着他们讲述着这两三年来自己的所见所闻,回忆着上大学时候的趣事,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青春洋溢的年代,回到了我二十出头在大学校园里的时候。看到席间有人接了电话出去,然后非常老道的和电话里的声音交谈着工作上的事情,我说不出此时此刻的心情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甚至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而我在经历了三年之后,获得了什么?还是一无所是,还是像当初那样的落魄,还是像当初那样像个孩子似的,固执的不愿意接受这样那样的事物,席间我尽量保持着微笑,还要让这种微笑能够自然,能够发自内心,但是我却让自己尽量少说话,少发言,当他们问到我的近况的时候,我总是笑着搪塞过去,我知道,此时此刻,在这张餐桌上,只有我一无所有,我无法像他们一样和大家一起分享工作和生活中的苦与乐。
在宴席之后,我们相约又去了KTV,那是个可以发泄内心压抑的地方,但是我却没有心情去唱,我静静的坐在刘楠身旁,陪着他喝酒,一杯接一杯。我知道我的心情现在已经说不上是悲伤还是压抑,是忧愁还是痛苦,我只知道,每一杯酒下肚我都会将内心深深的压下去。
韦婷婷点了一首歌,那首歌的前奏我是那样的熟悉,听到那音乐响起,听到韦婷婷用她的女声唱起这首歌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了一丝丝的温暖,这首歌将我强设在内心的那堵防线通通的击溃,压抑在内心的那份忧伤仿佛被我自己加了作料,涌上心痛,我静静的看着韦婷婷动情的唱着这首《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好孤单》,紧紧的咬着牙关,不让眼泪流出来。但是我无法控制,我已经完全的瘫软在了沙发上,任凭刘楠和秦可怎么和我说话,敬酒,我全然不知。我想把这首歌安安静静的,认认真真的听完。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刘瑶的时候,听到她唱的第一首歌,对,就是在钢厂小镇上的那个唯一的酒吧,她动情的唱,将这首歌唱得那样的哀伤,唱得那样的悦耳,也许那个时候我并没有体味这首歌曲里面的滋味,但是现在,我体味到了,真的体味到了,完完全全的体味到了,我眨了几下眼睛,将头仰起平放在了沙发上,当歌声结束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眼泪也全然不顾的涌了出来。
…….
靈異四人組
第二天,秦可没有去加班,而是特意请了假来陪我,他说我此次回来再回四川,就不知道何时能够再相见了,所以他觉得请一天假陪我,值得。
秦可问我在龙州还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办,还有没有什么人要见。我沉思了许久,我告诉他,我想见见林蓉。
秦可笑了,没有说话,递给我一支烟,才坐下来,看着我,用平和的语气对我说,“这就对了,兄弟,有些事情,不要太固执了,我记得朋友给我发了一条短信,相信你也收到过,虽然语言上有些粗俗,但是我觉得说得很在理。命运就像强奸,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生活就像**,什么都要靠自己的双手。”说完,他还哈哈的笑了笑。
我也笑了,这条短信我确实收到过,但是当时只是当成了一个黄色笑话,一笑了之了。气氛一下子轻松了,我的心情似乎也因为这条已经在我心中完全变了性质的黄色笑话变得坦然了,我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林蓉的电话。
林蓉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样兴奋,她的情绪很平静,亲自安排了我们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时间定在了晚上七点,地点就在大正商业街的一家新开的韩国烤肉馆。
異界特工
我本想让秦可陪同我一起,但秦可已经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坐下来告诉我下午他媳妇要从娘家回来,他要去接。
“再说了,这件事情,就算我媳妇今天不会来,我也没法陪你去。”秦可拍着我说,“兄弟说句不好听的,你自己经营的花,现在却送给了别人,自己的欠下的债,自己还。”
下午,我提前赶到了大正商业街,那里已经和我毕业前有些变化了,我还记得,当初和林蓉还在热恋的时候,这条省城最高档最繁华的街市是我们常常光顾的,那个时候我非常的开心,也非常的自豪,这里的一切虽然有了些许变化,但是我还能看到“大家庭”,那是林蓉最喜欢光顾的地方,里面有风味小吃,有高档精美的皮包服饰,顶楼还有游乐场。
我还能看到“龙州春天”,能看到省城最大的“美特斯邦威旗舰店”,我有很多衣服都是林蓉亲自在这里为我挑选的。
代理制雇傭兵
这条街上的一切都能够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勾起我的学生时代,勾起我的那段热血青春,勾起我的那段快乐时光,勾起我对那个年龄的所有回忆。
重生之拳臺殺手
我按时步入了林蓉说的那家韩国烤肉店,这是一家比较高档的烤肉店,和我们之前去过的不同,门口的迎宾员是个典型的东北女孩,高挑大气,她微笑着将我迎进了大厅,并且礼貌的问我有没有预定,我没有回答她,向着大厅环视了一下,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我看到了那张熟悉的美丽面容。迎宾员很聪明,她一眼就看出了我是在找人,并且在我的眼睛锁定了一个位置之后,伸手做出了请的手势,带着我来到了林蓉的桌前。
当然,林蓉的身边还有一个人,她的老公。
他坐在林蓉旁边的位置,从身材上看去,他的个子足有一米八,面容清秀,气度非凡,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看上去很精致的无框眼镜,其实当时我在想什么呢,我在想,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就是那个被我骂了多次“你爹”的那个“儿子”。
见到我的那一刻,他的脸上保持着微笑,侧头看了看林蓉,林蓉的眼睛在看到我的那一刻便再也没有移动过,她静静的看着我,静静的看着我的眼睛,她面带微笑,却笑得勉强。
她的老公站了起来,非常有礼貌的冲我笑笑,然后轻声的问道,“呃,是刘瑞吧。”我点点头,他很有风度的笑了笑,伸出手,“你好,常听林蓉提起你,说你们是最好的哥们,最好的朋友。”说着和我握了一下手,“来,坐坐坐,就等你了。”这个简单的照面,他始终保持着那份在我看似儒雅的微笑,在我坐下之后,他对旁边的迎宾员说道,“可以叫服务员了,我们点菜。”
我忽然感觉自己是那样的尴尬,这种尴尬不仅仅是因为我和林蓉的再次相见旁边却多了他的老公,还因为他的老公却是如此优秀,起码比我要强上百倍,千倍,万倍。而且他的表现并没有显得盛气凌人,非常的平静,非常的自然。
在林蓉的老公点菜的时候,林蓉和我说了这次见面的第一句话,“你瘦了刘瑞。”这句话虽然没有林蓉以前和我说话时的那份情感,但是我觉得这句话里面却饱含了关怀,是那种对爱人的关怀。
我苦苦的笑笑,点了点头,林蓉的老公点完菜,回过头来笑着看了看林蓉和我,见我们两个人不说话,便想打破这份尴尬,“林蓉,你,也不向你的老同学介绍介绍我啊。”
海賊之化身為雷 認真一點
林蓉笑了笑,悄悄撅了一下嘴巴,“谁说不介绍了。”然后大方的和我说,“我老公,章博雅。你第一次见吧。”
我真的想好好的苦苦笑一下,当林蓉很大方的将这句话讲出来的时候,我确确实实有些酸楚,尤其是那句,“我老公”。
章博雅,听这个名字就能听得出,这是个从小就接受到良好教育,并且有着严格家教的男人,我和他不再一个档次上,而且可以说是天上地下,是根本无法去相比的。
我还是让自己保持着良好的修养,对着章博雅点了点头,礼貌的说了声你好。
章博雅非常的大度也非常的有气质,这一点从他的面目表情,从他的言谈举止,从他的那双有神的眼睛里可以看得出来。在林蓉介绍完之后,他大方的对我笑笑,他并没有任何的举动,通常,我从电视上看到的,在这种场面下,被介绍的人都会拿出自己的名片奉上,但是此时我却不想让这一幕发生,因为我能够想象得到,他应该是个白领,虽然我对白领这个名词了解不深,但是大致还是知道些,就是所谓的高学历,高素质,高收入的人,如果此时他掏出名片来,那么,对于我这个什么都没有的 穷光蛋来说,更是无地自容。
但是恰恰相反,章博雅没有,他只是笑笑,也没有和我聊起工作聊起我的近况,只是问我喜欢吃什么,他只是简单的点了些牛肉,如果吃的时候想到想吃什么随时点就是了。
折腰
说心里话,我想尽早的结束这次见面,虽然章博雅非常明事理的没有给我任何的难堪,但是我却在自卑自责。
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小心翼翼的,章博雅常常将烤熟的牛肉夹给我,还告诉我这里的牛肉怎么吃会更好吃,然后他还是很体贴的将熟牛肉轻轻的蘸了些酱放到林蓉面前的碟子里。
我始终没有主动说话,倒是林蓉问了我的近况,还向我提起了郁溪,提起了我的那些同学,我都是很规矩的一一作答。
醜小鴨的酷王子
吃饭的时间似乎过得很慢很慢,章博雅问我是否还需要主食,他说这里的韩式拌饭味道很不错,我连连摇头,说吃饱了,其实鬼都知道,我并没有吃多少。
在我和林蓉都说吃饱了之后 ,章博雅微笑着举起手轻声喊着服务员,“卖单。”
走出餐厅,我觉得空气是那样的新鲜,章博雅悄悄的对林蓉说着话,在一旁的我虽然故意的在看着大正商业街的景象,但是耳朵却竖得直直的听着。
章博雅对林蓉说,让她陪着我走走,他十分钟后来接她。林蓉点点头。
在大正商业街,林蓉就这样走在我身边就像当初上大学时候一样,但是感觉已经全然不在,身份也大不相同,林蓉已经为**,而我却比大学时更加的落魄不堪。
林蓉看了看我,又看着前方,平静的说道,“你怎么落魄成这个样子,胡子也不知道刮一刮。这么长时间了,也每人照顾你的生活吗?”
面对林蓉这样的问题,我实在是尴尬,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巴,笑了笑,所问非所答的回答道,“你老公,真的很优秀。”
“他是美国回来的海归,龙州人,我们是在一次博览会上认识的。他认识我父亲。他现在在一家外企当总经理,月薪三万。他对我真的不错。”
“既然结婚了,就好好的过日子,我们已经不是学生了,应该学会生活。”
“你有什么打算。”
我做了个深呼吸,“找份工作,娶个老婆,过小日子,孝敬父母,善待妻子,爱护孩子,我就知足了。”
“你就没有追求了?”
“追求什么?追求幸福?我们两人的生活已经不在一个档次上了,所以我们都有各自的对幸福的理解,我觉得我刚刚的那样的生活就是幸福。”
……
我们不再说话,默默的走着,默默的体味着大正商业街的繁华,在街口,林蓉停下了脚步,她转过身来看着我,那双眼睛此时此刻依旧含情脉脉,那张胖乎乎的娃娃脸上依旧那样的可爱。她从她的手包里拿出了一包东西交给了我,她的声音有些哽咽,“留个纪念吧。希望我们再见时,你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说着她默默的走开,走向了街对面的一辆银灰色的宝马轿车,我看到章博雅正坐在驾驶的位置上探出头来,对我招手。刘瑶没有回头,没有给我留下那回眸一笑,她钻进车子,也没有探出头来看我,和我告别。
……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夜雨星辰
我坐在回川的火车上,郁溪已经熟睡,我却望着车窗外的夜景,丝毫没有困意,我的心已经跌到了谷底,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的压抑,但是我知道,我是在为自己难过,为自己悲哀。
我打开了林蓉交给我的那个包装得精致漂亮的纸包,里面是一张光碟,和她的几张单独的婚纱照。
回川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舅舅给我找了份工作,每个月一千块钱,我会每个月给母亲一半,雅安的消费水平比较低,几百块钱我已经足够了,五一的时候,郁溪给我打了电话,他说刘瑶的母亲来成都了,准备将女儿的坟墓迁回老家,迁回农村。
快穿之教你做人
郁溪已经升做警长了,李标也做了刑警队的副大队长,张队自然而然取代了闵副局长的位置,他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变化。十一假,郁溪邀请我参加他的婚礼,我去了,但是新娘并不是我之前想的陈嘉琪,婚礼上,帅气的郁溪给自己年轻漂亮的新娘戴戒指的那一刻,我看到了郁溪脸上的幸福,在拜天地的时候,郁溪的父母出乎我意料的坐在了酒店大厅的小舞台上,郁溪的父母非常的高兴,他的父亲脸上虽然没有看到笑容,但是眼睛里却能看到一丝欣慰和幸福,当新娘改口叫郁溪的父母“爸妈”的时候,郁溪的父亲终于露出了笑容,而且我看到在他和妻子给了儿媳红包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擦拭着眼角。
除了工作,母亲和家人都在为我的婚姻大事着急,他们给我安排了好几次相亲,我都听话的去了,但是却一言不发。
我,刘瑞,东北人,从小喜欢幻想,幻想自己长大后是一名军人,是一名警察,是一名作家,是一个可以叱咤风云的人物,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名人。现在,一无是处。
弟弟曾经问过我,哥,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啊。
我望着外婆家后面的连绵的小山,眼前忽然浮现出了这样的一幕:山腰上,一户人家,炊烟袅袅,家里有着慈祥的母亲,勤劳善良的妻子,日复一日,他们平平淡淡的过着每一天,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他每天都很快乐的上下班,他非常的享受这样的生活,虽然平淡,但却可以无时无刻的体味到幸福和温馨……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3 11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