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3

zoo5n笔下生花的小說 《金牌紈絝》-第一百七十九章 引火燒身讀書-k4e2y

金牌紈絝
小說推薦金牌紈絝
李思进本不想扮猪吃虎,但是既然已经装了逼,当然就要彻底,哪有那么容易让詹瑞文这厮从自己的眼皮子下面逃走。
詹瑞文被李思进一脚用椅子撂倒,估计大腿上弄断了一根筋还是骨头被折,坐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乖乖地等候两位冤家的发落。
“我说小进,你是存心的吧,我是你姐姐,这便宜你也要占?”李思进心不在焉的神情田思思当然是看在眼里,这会儿折腾了约莫二十分钟,连个绳结都打不开,理由只有一个,他是存心磨蹭的,于是十分生气地说道。
我的絕色美女村花
足球之夢裏瘋狂 越越
“姐,我哪敢占你便宜啊!”李思进说的是真话,占谁的便宜都好,也不占美女房长的,太不划算了。姐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被田思思这一催,更是紧张,汗水竟然顺着额头留下,最后一滴滴往下滴,不偏不倚,正好滴在了田思思的前胸,掠过半圆形的双峰,流进两球勾勒的深沟之中。
“你,……!”估计是李思进的汗味带着盐分,让田思思一阵奇痒,脸红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终于解开了……!”幸好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李思进找到了绳结的门路,一把揭开了,轻轻地松了口气。否则凭田思思的性格,估计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是小事,扣自己的工资则是最终目的。
“哼,哼,回家再找你算账……!”田思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生气地说道。
“姐姐,饶了我吧……对了,那货你想怎么处置?”李思进一脸苦笑,今天明明自己是救命恩人,这搞的跟仇人似得,真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不过看着不远处的詹瑞文,心里冒出一计,打算将田思思的火,引到他身上去,或许田思思一高兴,就忘记了对自己的处罚。
“哼,企图对姐姐下手,不给点颜色看看,就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李思进这一招果然效果不错,引火成功,田思思抡起一条木棒,就朝詹瑞文走去。
機甲武神 甜蜜檸檬
“姐,悠着点儿,别打死了,犯法的!”李思进抱着双手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煽风点火。
麻辣女兵2
“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跳下去了……!”本以为詹瑞文这样的有点儿骨气,就算没有宁死不屈的生死观,也有挨打的勇气,可是田思思的木棒还没有落到他头上,就已经吓得脸色铁青,拖着骨折的一条腿,趴在了楼层的边缘,计划用死来威胁这两位反客为主的对手。
“你跳啊,你跳啊,最好跳下去!”不料田思思根本不吃他那一条,扬了扬手中的木棒,说道。
“你,你……!”詹瑞文见这一计不成,气的脸色苍白,但此时有点儿图穷匕见的境地,除了白瞪眼,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
李思进知道田思思一旦凶残起来不是人,可是这一次的凶残程度,还是让李思进刮目相看。
職場規則 秋明
将这可怜的詹瑞文堵在楼道边缘,用木棒打得遍体鳞伤,跪地求饶,让李思进都感觉十分的不忍心,本以为消消气也就罢了,没想到这田思思在自己打得气喘吁吁的时候,还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把水果刀,递给自己,丢下两个字,“拿着!”
“什么?”李思进接过水果刀,一脸的默然,莫非是要让自己一刀捅了这个詹瑞文不成,这可是违反了法律要判刑的呀,自己可不想重蹈覆辙啊,于是,说道,“杀人这种事,我不干!”
“没有让你杀他,阉了他,给他一个教训!”田思思两手叉腰,气喘吁吁地说道,能够累成这个样子,估计刚刚在詹瑞文身上费了不少神气,幸好詹瑞文是个练家子,只是满身的伤痕,并没有一命呜呼,倘若这一次的还是鸭公声那个瘦若骷髅的娃,估计早就骨头碎了一地,命丧黄泉。
“阉了他,这!”李思进大汗,没想到这么残忍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自己。
“怎么,不敢?田思思逼问。
“这太不人道了,能不能换种方式啊!”李思进知道阉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生不如死,当年的司马迁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否则也就不会有史记这种惊天动地的杰作问世。
藏地密碼10 何馬
“你不阉了也可以,那么你以后的工资,就不要问我了!”田思思撇撇嘴,说道。
“我阉,我阉了他……!”李思进经过衡量,还是觉得阉了他比较划算,毕竟工资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阉了他虽然残忍,但是与自己无关,顶多心里有愧。
“给你十分钟时间!”田思思背过身,不再看他们两,毕竟,这种大尺度的事情,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十分的不雅。
“兄弟,对不住了,我也是为生活所逼啊!”李思进拿着水果刀,连拉带扯,将满身伤痕的詹瑞文拉倒一个墙角,轻轻地说道。
“不要,不要,我不要啊……!”听到要阉了自己,詹瑞文当然是十分的恐慌,毕竟那东西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就是一种尊严,倘若失去了,这辈子也休息在别人面前抬头。
“叫什么叫,……!”李思进拿起刀子,往詹瑞文大腿根部一闪,大吼一句。
“啊啊……!”估计是痛疼难忍,詹瑞文惨叫一声,整个人竟然晕了过去。
“姐,我完成任务了,……要不拿出来给你看看!”李思进晃了晃手中的带血的水果刀,说道。
“看你个头……你还真动手啊,是不是太残忍啦……!”田思思听到詹瑞文惨叫的声音,似乎很幸兴奋,开始调戏李思进。
“你,你说的呀……!”李思进嘴上虽这么说,其实刚才并没有真正执行任务,而是虚晃一枪,在詹瑞文大腿上捅了一刀,见了一点血,让田思思相信,毕竟,李思进也是男人,知道那玩意儿的重要性,给他一点教训就行了,没必要落井下石,否则会遭报应的。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3 11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