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2

vzc32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宋煦-第兩百六十二章 緊張又期待的一刻相伴-gyxq4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随着朝休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不知道多少人心里渐渐紧张起来。
政事堂内,各种诏书,政令在拟定,各级吏员在政事堂与六部之间来回穿梭,青瓦房等一样忙碌的脚不沾地,热火朝天。
本以为一切已经准备就绪的赵煦才发现,临近事会更忙!
赵煦这两天几乎一直待在垂拱殿,不断的批阅各处送来的东西,连喝口汤的机会都没有。
元祐八年初,朝休的最后一天。
再怎么不情愿,苏颂这个宰相也跟着转动起来,不止在政事堂不断开会,还要视察六部以及开封府。
开封府的韩宗道,也接二连三的开会,布置各种任务,传达政令。
而反对复起‘新法’的声音也越发强烈,尤其是开封府辖境内,反对声尤其强烈。
但这些,都阻止不了什么,一切事情,有条不紊的在推进。
到了傍晚,慈宁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安静。
小花园内,高太后坐在椅子上,裹着厚厚的毯子,静静的看着夕阳落下。
周和从后面悄步走过来,低声道:“娘娘,天色晚了,早些回去吧。”
高太后看着天色,脸上浮现着笑容,说道:“今天是朝休的最后一天了,你说,官家以及那几位相公,现在在想什么?”
周和神情不动,不自觉的也抬头向宫外看去。
朝局这半年多来的风风雨雨,争斗的核心还是两个字‘新法’,而今,‘新法’就要开始了,怕是很多人的心情难以说清楚吧。
高太后笑了一会儿,慢慢收敛,语气波澜不惊,道:“章惇的私心比王安石重,这个人暂时很听话,日后,官家未必能压得住他,官家会后悔的。”
周和躬着身,不敢多言。
高太后拉了拉腿上的毯子,说道:“你告诉官家,我大宋立国之本在于君臣一心,他这般疏离朝臣,乱用帝王心术,任由朝臣坐大,君王孤立,是大忌。”
周和脸色骤变,旋即跪在地上,颤声道:“小人领命。”
高太后轻叹了口气,静静的看着宫外天空,没有再说话。
‘新法’复起,论心态复杂,莫过于高太后了。
在熙宁初她就坚决反对‘新法’,为此与神宗皇帝争执了很久,差点损害母子感情。神宗皇帝驾崩,赵煦登基,垂帘听政的高太后,迫不及待的废除了‘新法’,短短不过一年,‘新法’尽废,‘新党’被以各种罪名流放出京。
轰轰烈烈的变法,瞬间被打回原形。
现在,神宗皇帝的儿子,她的孙子,又要复起‘新法’,她的心里怎么能不复杂?
复杂的难以言说!
政事堂。
政事堂并不大,几间瓦房灯火通明,脚步声,议论声没有停过。
宰相苏颂坐在值房里,闭着眼在假寐。
作为高太后留下的‘旧臣’,作为当朝宰执,‘旧党’魁首,‘新法’就要复起了,苏颂的心里,着实是五味杂陈,起起落落。
从他内心来说,他是反对‘新法’的,他见过熙宁初变法的天下大乱之相,这也是他们这些人前仆后继,坚定反对‘新法’的原因。
在他们看来,高太后以及司马光等人废除‘新法’,其实是众望所归,拨乱反正,是圣贤之举。
短短不过七年,‘新法’又要复起了。
但时移世易,物是人非。
苏颂现在是当朝宰相,在很多人眼里,他已经叛变,要做新朝的变法宰相!
苏颂深深吐了口气,睁开眼,看向窗外黑下来的天色。
他之所以留下,赵煦挽留是一方面,他内心更想稳住朝局,稳住天下,不会出现熙宁初那种乱象。
“现在的大宋,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苏颂默默的低语。
青瓦房内。
章惇在各个房间走来走去,亲自指导文吏做事,语气严厉,态度刚正,吓得这些文吏大气不敢喘,只知道点头应着‘是’。
蔡卞的桌上,堆放着十几道诏书,都是盖过赵煦大印的。
他手里还在写着一道政事堂的政令,落笔后,看向章惇道:“李清臣担任礼部尚书没问题了,待会儿我去见他,再说一下明天朝会的事情。”
明天是元祐八年的第一次朝会,朝会上有很多事情,李清臣作为礼部尚书,很重要!
“好。”章惇应了一声,又与身前的小吏说道:“这道公文一定要细致,措辞留下足够的空间。另外,那份邸报要再清楚一些,不要留给他们可钻的空子……”
这还是章惇第一次这么‘关心’,小吏脸色都白了,拿着笔的手一直颤抖,心里犹豫着要不要站起来。
章惇说完,走向他的位置,看着蔡卞说道:“开封府的各级官吏现在都在开封府内,我待会儿再去一趟。”
蔡卞点点头,继而沉吟着道:“还是有很多问题,要不要进宫再与官家说说?”
章惇在他的凳子上坐下,直接说道:“不用了。到了这个时候,该做的都做了,小问题不会影响大局。”
蔡卞神情凝色,道:“明天的朝议,不会有人跳出来吧?”
章惇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道:“吏部的考铨法里有一条,‘妄议朝廷大政、祸乱朝纲’,真要是有人在我们再三强调下还出幺蛾子,就是试探我章惇的刀够不够锋利了!”
不远处的小吏听到了,直觉脖子一冷,悄悄低头。
明天的朝会是‘新法’复起最重要的场合,天下人都在看着,要是真有人在这种时候跳出来反对,只怕会被章惇撕成碎片!
蔡卞还是不安心,说道:“我待会儿再去见见苏相公,希望他弹压一些不安定的人。”
明天的朝会是扩大会议,六部三寺,五品以上的官员几乎都要入朝,这里面别说有不属于‘新旧’两党的人,哪怕是章惇亲手选的还出了‘叛徒’!
章惇想了想,道:“我去见黄履。”
随着改制的不断推进,御史台的地位日益得到凸显,权力越来越重,尤其是‘监察百官’四个字,在‘新法’复起的大背景下,逐渐的得到实施。
蔡卞看了眼外面漆黑的天色,又转向福宁殿方向,心里不禁暗道:官家,这个时候在做什么?也紧张不安吗?
这时的赵煦,倒是没有紧张不安,正在福宁殿吃饭。
他对面坐着两个人,孟皇后与小幼娥。
小幼娥小脸紧绷,腼腆的拿出一把折扇,举着小手递向赵煦,道:“官家,送给你。”
赵煦看着她,笑着接过来,打开看了看,满意的点头,道:“我妹妹这手艺越来越好了,我很喜欢。”
小幼娥脸上甜甜一笑,十分乖巧的坐着。
孟皇后瞥了眼赵煦桌上已经有四五把折扇,又见他郑重其事的将这把挂在腰间,摸着小幼娥的头,说道:“幼娥,有没有什么愿望?”
小幼娥眨了眨眼,看了看孟皇后又看着赵煦,小脸有些懵,忽然有些小心翼翼的道:“官家,十一哥近来很听话的,能不能不要再打他了啊?”
她说着,双手抓着衣角,抿着嘴,一脸的紧张。
孟皇后一怔,倒是没想到找小幼娥会说这个,转向赵煦。
赵煦看着小幼娥,顿了顿,笑着道:“好,今后不揍他了。”
小幼娥大喜过望,爬起来说道:“真的吗?”
赵煦笑着点头。
小幼娥大眼睛盯着赵煦,不知道说什么好,忽然直接跑了出去。
孟皇后一把没拉住,见她跑出去了,才与赵煦道:“官家……”
赵煦笑了笑,道:“应该是去告诉赵佶了。先不管她,明天,你召集京城的贵妇,也不要说什么,对那些捐纳家财的勋贵进行口头表扬一下。”
孟皇后轻轻躬身,道:“是。”
赵煦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平静的表情下,实则也紧张的,期待着。
明天就要复起‘新法’了,筹谋了这么久,终于是要上路了。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2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