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2

jk3tl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第九百九十五章 模棱兩可鑒賞-t4a1y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就这,陈安还是感觉有些慢,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害怕劫难在他猝不及防下突兀到来。
有心再补充点劳力,可现实让他无奈放弃。
原本一个城市的死亡人数肯定不止这些,哪怕大部分人选择火葬,可每天新死者也足够他组建一支上万人的亡灵军团了。
只是他之前那种疯狂盗尸的行为明显引起了警察的注意,在各个交通要道就是深夜也还有人值守,让他盗尸的可操作性大减。
没办法,数量不行,只能用质量来凑,他开始想着点子,利用后山上浓郁的负能量,开始对部分亡灵进行炼制,提升他们的能力。
炼尸的方法还是从小号那里取得,天师一脉虽在现代社会很少用,但自古就保留了这种方法。
因为实力不足,再加上没啥修为,即便陈安对这种方法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魔改,失败率还是极高,大概七八个亡灵才能炼出一具铁尸。
不过似乎是亡灵复生法术的原因,这种铁尸倒是挺有灵性,几乎不需要陈安在手把手的操控,基本上只要给予一个明确的指令,就能自行其是。
干活效率也快,身体坚固若精铁,很多时候都节省了工具的损耗。
在练废了上百具亡灵后,他得到了二十一头铁尸,尽管只有五换一的成功率,陈安还是相当的满意。
这主要是因为,亡灵需要血食,没有血食就得需要大量的负能量去保养。就算这后山上负能量不断的冒出,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保养的手段也是相当的麻烦。
而铁尸却不同,尤其是添加了亡灵复生法术的铁尸,相当有灵性,完全可以自行吸纳负能量进行修炼。
对陈安来说,相当省心。
就这么在山上待了快两周的时间,陈安不得不下山去准备一些其他的东西。
其中主要是食物,亡灵和铁尸可以不吃不喝,但他不行,程煜的身体凡人一个,一顿不吃就饿的发慌。
另外,还要去看看现在外面是什么形势了。
他可不是苟过一年就算完了,而是要收集数据,以本体为中转,反馈给青木,来锁定轮回天盘的位置。
期间免不了深入灾劫之中,所以后山上修建的地下坑洞,仅仅只是他的临时落脚点,助他度过虚弱期用的。
最终他还是要在整个世界上游荡。
现在多了解一些具体的情况,总归没错。
只是外面的情况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好无数倍,除了四处飘逸着的逐渐浓郁的负能量,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人们该吃吃该喝喝,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尤其是这青春洋溢的校园中,情侣们一对对的携手树荫下,好不和谐。
只是这些却看的陈安满脸疑惑,按道理来说,轮回任务个个都是凶险无比,十分难以度过。
因此陈安本以为,他一来没两天,灾劫就会突兀降临。
可距离他到这方世界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除了新闻报道上,各地频繁发生的地震泥石流等信息外,他的周围完全没有任何的异常事件发生。
轮回天盘对自己也太友好了吧,这友好的他都有些不敢置信了。
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
或许,此处灾劫会来的非常猛烈?
既然猜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干脆将这些事情放下,第一时间来到了网吧,开了一台机子。
网上依然是一些频发灾难的信息,除此之外还多了几个流感、鼠疫的帖子,不过很快又被人给辟谣。
但陈安感觉辟谣者才是个扯淡的货,现在周围连他都能清晰感觉到的负能量潮汐,明显死的人不是一个两个,哪里是什么谣言。
关掉这些帖子,陈安又在网上购买了大量易储存的食物,这才下机离开。
这一次他几乎是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如果一个月后大灾劫还不来,那他就真的只能在山洞里窝上一年了。
在回去的路上,正好路过一家信贷公司,本来陈安没想理会。
所谓灾劫其实只是他的猜想,万一这个世界有能力把自己拉回正确的轨道上,他的一切准备都将付诸东流。
再背上这些信贷,根本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活过一年。
可四处飘溢的负能量,让他胆子不禁大上了一些,想要去赌上一赌,或许这就是世界未来的发展也说不定。
所以他脚步一转,又走了进去,压上了自己所有的证件,借贷了大概二十万。
这次赌的的确有点大,因为这可不止是一些世俗的钱币。
他用程煜的身份贷款,如果大灾劫不能及时到来,对方是不可能找到他,但一旦找上了程煜的家人,他就等于又背了一次对方的因果。
到时候,除非本体能够找到截天因果术练成,否则也会被牵连受到重创。
但既然做了也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他在学校周围转了一圈,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将二十万全部花完。
先是在附近找了个废弃仓库租赁,又买了柴油发电机,各种水管电线等材料以及工具,更补充了一批粮食。
粮食他可以等到晚上,一点一点的背到后山上,可材料工具等东西,他实在是背不动,哪怕这段时间用负能量整个淬炼了一遍身体,但到底还是血肉之躯。而且这些东西也实在是太过显眼,难保不会被人发现,还是储存在校外比较安全。
最多,等到一个合适的节点再偷偷把它们运进来。
做完这些,陈安就开始往回走,只是走了一半,他突然又想起一件事。
失踪这么多天,估计程日新都急疯了,或许还是该再给他一个交代。
这么想着,他又转向了宿舍的方向。
宿舍里还是只有孙航一个,看到突兀出现的陈安不禁吓了一跳。
“你丫去哪了,失踪这么多天,我们还以为你为爱殉情了。”
陈安撇了撇嘴,没接这个话茬,开门见山道:“我离开这几天有没有什么人找过我。”
孙航毫不犹豫地道:“当然是你爸了,他找你都快找疯了,哦,对,我现在要给他打个电话。”
他说完直接拿起手机,显然之前得到过程日新的嘱托。
陈安一抬手道:“还是我自己来吧,手机借我用用。”
“你自己的呢?”
“丢了。”
“怪不得,”孙航嘟哝了一句,就将手机递给了他。
陈安接过手机,直接就拨打了上次记住的那个号码。
很快电话那头就通了,里面响起程日新略带期盼的试探声音:“小孙?”
“是我。”
电话那头顿了顿,立刻破口大骂道:“小兔崽子,你特么跑哪去了,知不知道老子找你都快找疯了,你再不出现我就要报警了。”
事实上,他已经想要报警了,只是陈安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精神病,如果报了警,再被青山医院接受诊治就坑了。
所以他只想着先找到陈安再说。
可陈安根本不管他怎么想的,只是道:“我这些天都在做准备,你有找我的功夫,不妨再多做些准备,或许都没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至于我的安全,放心吧,如果你能熬过大灾劫,终会见面的。”
说起来,陈安现在也不是很肯定灾劫具体会在什么时候爆发,或者潜移默化的转变,或者世界意志诞生参与调节,总之一切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轮回天盘的任务对此并没有说的很清楚。
这个时候,他都不禁开始怀念起日常趴在界膜上给他出馊主意的苏晗。那家伙看起来是有些不靠谱,但关键的时刻,还是很有用的。
他整日里趴在界膜上,看似无所作为,出的也尽是馊主意,但起码他相当于拥有了一颗人造卫星,能实时地将一切情况如实地汇报给他。
哪像现在,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现在正在发生什么。
网络上的一切,虽然也能分析出一些信息,但哪里如亲眼“看到”的更直观一些。
搞的他现在都有些不敢确定灾劫究竟是什么情况了,甚至都不敢再用末日去指代,只敢言灾难、灾劫。
不敢对他来说,往最坏的情况思考总是没错。就算忽悠了程日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多做一重准备,就当多折腾一场,反正他这句话到位,就等于是还了占有程煜身份的人情。
因果福报只在心中,不涉外在。
他说完,也不再给程日新说话的机会,直接将手机挂断,递还给孙航。
后者一脸莫名又好奇地道:“做什么准备?”
“为世界末日做准备。”
“啊?”孙航满脸愕然,一时都没反应过来陈安在说什么。
陈安就知道他是这个反应,一笑道:“开玩笑的。对了,除了老头子,还有谁找我。”
孙航接过手机,发现又有一个电话进来,上面的备注是“程煜他爸”,下意识地接听,同时嘴上道:“老班长呗,好像说有什么急事找你,让你给她回个电话。”
说完,他将电话凑到耳边:“喂,叔叔?哦,程煜在这,让程煜接电话?好!程煜,你……”
正说着,他一抬头,发现眼前哪里还有程煜的影子,整个宿舍空荡荡的,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2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