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2

k7beu熱門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線上看-911、探花校長展示-ypui2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中学校长?能确定吗?”顾晨感觉这是一项重要突破,至少这让搜索范围大大缩小。
可见大妈有时候不仅仅是唠叨和八卦的代名词,关键时刻也是情报搜集的中流砥柱。
老大妈被顾晨前所未有的重视起来,也是受宠若惊,赶紧回想了一下当天情况。
“反正那天晚上我跟我儿子都有见过那男人,样子我倒是记得一些,戴着眼镜,长相斯斯文文的,听我儿子说,在他们单位附近的一所中学宣传墙上见过那男子的照片。”
“是哪所中学?”卢薇薇赶紧追问。
老大妈懵了一下,不知所云。
“合着你也不知道啊?”下棋老大爷投来讥讽的目光,洋洋自得道:“那你巴拉巴拉半天,也没凭没据。”
“什么叫没凭没据?我那天晚上就是看到了。”感觉这糟老头子瞧不起人,老大妈顿时也急了。
顾晨淡笑着压压手,让两人停止争吵,并提示老大妈说:“记不得哪所中学没关系,您把您儿子工作单位的地址告诉我一下,我去附近找找就知道了。”
“对哦,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想着这么简单的问题,自己竟然被老头子一打岔给弄糊涂,老大妈就没好气道:“都怪你这糟老头子乱打岔,害我变糊涂。”
“那你也没少打岔啊。”老大爷表示不服,端起茶杯喝起水来。
老大妈面向顾晨微微一笑:“警察同志,我儿子在东丽大厦上班,你们去附近找找,应该能找到那所中学。”
“东丽大厦?好的。”得到回复,顾晨微微点头,随后将笔录本翻至最新一页,将随身携带的一只铅笔掏出:“那您现在能把那人的具体样貌再跟我说一遍吗?”
“啊?这个啊?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啊。”老大妈闻言,有些头疼。
毕竟老年人的记忆力就摆在那里,跟那些七八十岁依然活跃在科研前线的科学家院士的大脑是没法比的。
“没关系。”顾晨并不介意,自己只需要了解那人的大概特征,才能在最短时间找出那人。
顾晨问她:“那人脑袋长得如何?”
“长长的脸,五官分明。”
顾晨根据老大妈讲述,很快在笔录本上,画出一个人物的头部轮廓。
“发型呢?”顾晨又问。
“呃,大背头吧,头发是往后梳的。”
顾晨大概的画出一个轮廓:“是这样吗?”
“呃,有点像了,不过他戴着银边眼镜。”
顾晨加上。
“脸有点瘦瘦的。”
顾晨将腮帮消去一些。
“鼻梁高高的。”
顾晨继续把轮廓勾勒。
……
一番操作下来,顾晨吹了吹笔录本上橡皮的碎屑,拿在手里亮在老大妈面前:“现在呢?”
“呃,就是他,这……这画的也太像了吧?”
“我去,小伙砸,你这绘画功底神了?”看着顾晨短时间内,就根据老大妈的讲述,画出一幅人物素描图。
站在一旁的另一名大妈懵了,也是有些羡慕道:“我家孙女请的绘画老师,都没你这么能画。”
顾晨右手转笔,潇洒的收回手绘工具,站起身与众人感谢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现在得马上出发了,如果朱淮平家有什么其他情况,也请你们密切留意,我们可能还会过来回访。”
“那朱淮平都这么干了,那些伤者家属不会来这找他麻烦吗?”下棋老大爷也是随口一说。
顾晨忽然沉默了几秒。
原本也不想跟大家说的,可事情毕竟到了这个地步,有些事情,还是得让这些小区居民知道的。
于是顾晨解释说:“就在不久前,朱淮平在医院坠楼了,自杀了。”
话音刚落,现场忽然间安静了几秒。
原本闹哄哄的文化广场,所有老人面面相觑,每个人眼神中都带着不可思议。
“你是说,小朱跳楼自杀了?怎么会这样呢?”下棋老大爷还是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阳光的朱淮平。
顾晨将笔录本收好,抬头看向下棋大爷:“可能是这段时间的情况有点糟糕,有点抑郁的缘故吧。”
“我也觉得太奇怪了,虽然说这小朱生活压力大,可也不至于吧?要说抑郁症,早两年我们小区也有一个,可人家也算是严重抑郁吧?也不会像小朱这样,前几个月还好好的,这两个月突然就严重抑郁?就自杀?”
大爷的话似乎是提醒到顾晨。
没错,抑郁症患者在临床上,通常主要表现为情绪低落,思维迟缓,意志活动减退。
具体表现就是情绪高兴不起来,愁眉苦脸,总感觉情绪是低落的,阴沉的。
所以说,这类患者脑子通常反应比较慢,也比较迟钝,对未来缺乏希望。
总感觉自己是无用的,无能的,没有体验到快感乐趣兴趣。
就这点来说,朱淮平是完全具备的。
可从大爷大妈的口述中,似乎一两个月前,朱淮平还是个正常人,可一两个月后,竟然就要开车自杀?
这让顾晨感觉道,这种病情的迅速演变过程,是不是太快?
是不是朱淮平受到过强烈刺激?而那个人是不是跟万雅娟有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中学校长?
这些顾晨暂且放到一边,单从理论上说,朱淮平的抑郁症严重恶化,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可作为一名研究生毕业的人才,虽然有时候有轻生的想法,但好歹也应该知道什么是抑郁症吧?
难道朱淮平不会接受治疗吗?
抑郁症病情迅速恶化。
跟万雅娟关系亲密的中学校长。
还有那将近5万元的爱马仕包包。
所有线索连成一条线,就是傻瓜都知道怎么回事。
似乎突然一顶帽子落在了自己头上,才让朱海平情绪失控。
“真的是这样吗?”这样的自问,再一次出现在顾晨的脑海中,就跟上次在朱淮平坠楼的现场一样强烈。
“顾师弟,我们现在应该去找那个校长。”卢薇薇在一旁提醒着说。
“好吧。”顾晨将东西收拾完毕,站起身,与文化广场上的大爷大妈们一一道别:“如果有什么情况,请记得跟我们联系。”
顾晨将印有刑侦三组座机电话的名片拿出,交给那名唠叨的大妈。
大妈如获至宝,赶紧塞进了兜里,生怕被其他几位大妈给抢走。
“放心吧警察同志,有情况我一定给你打电话,那请问你叫什么呀?”
“他叫顾晨,是我们芙蓉分局刑侦三组的组长。”卢薇薇抢先一步说。
“顾晨?好名字啊,还是个领导?”
大妈一听,更高兴了。
顾晨短暂的与众人寒暄几句后,便带着大家继续赶往东丽大厦。
这次轮到丁警官开车,顾晨坐在副驾驶上,开始按照地图搜索,很快便发现,老大妈口中所说的那所学校,正是江南市第六中学。
而来到地点时,也正如老大妈口中所说的那样,第六中学的围墙外围,有一片区域是文化宣传栏,主要是介绍学校近年来的建设情况。
其中就有一些主要领导层和高级教师的个人简介,也有获奖学生的个人介绍。
顾晨根据之前老大妈提供的线索,利用那幅人物素描图,很快将目标锁定在一名副校长身上。
“在这里。”顾晨走上前,将素描图放在人物头像的左侧。
“这也太像了吧?”卢薇薇眸子一瞪,庆幸的笑道:“这学校一共就三个校长,一个正校长两个副校长,不过论颜值,还真只有一个看得顺眼的。”
“人模狗样,道貌岸然。”王警官忍不住要吐槽几句。
顾晨则是将男子身份信息拍摄下来,直接发给何俊超,让何俊超调查一下此人最近情况。
这人叫韩德文,顾晨从宣传栏里的基本信息也能了解到一些,名校研究生毕业,主攻物理学,是当年江南市的高考理科探花。
也是因为成绩突出,原本有留校的机会,可当时考虑到生病的父母,所以准备来江南市工作。
也正是因为这点,江南市的几所中学都在抢他,因此给出的薪酬待遇也是水涨船高。
人才,从来都是要争取的。
江南市第六中学,也是在给出了优厚待遇和职位之后,最终打动了韩德文,因此韩德文才留在江南六中。
这些年担任理科重点班班主任,教务处副主任,主任,一直到现在的副校长。
可以说,韩德文的升迁成绩也是一路高歌猛进。
在三名校长的照片中,韩德文风度翩翩,也是三人当中最为年轻的一个。
从这点来看,也可谓是前途不可限量。
为了避免在学校给他造成不良影响,顾晨只是来到门口传达室,问保安要来了韩德文电话,随后拨通了过去。
没过多久,在一片嘈杂的噪音声中,一名女子接通了来电。
“喂!”
顾晨一愣,拿开电话犹豫片刻。
“怎么是女人?难道是我打错电话了?”顾晨自问一番,还是接通道:“请问这是韩德文的电话吗?”
“韩德文是谁呀?”女子表示很懵逼。
“看来是打错电话了。”顾晨有些小尴尬,刚想跟女子道歉之后挂断电话,可就在此时,顾晨利用专精级观察力,从嘈杂的噪音声中,又听见了另外一名男子的声音。
“韩德文就是韩大哥啊,他手机你别乱拿,快给人家放下。”
“好像有人找他。”女子继续在电话中,与另一名男子对话。
那名男子汗颜的问她:“是……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男的。”
“你拿给我。”
没过多久,顾晨听见了那名男子的动静:“你好,请问你是谁啊?”
“你是韩德文?”顾晨问他。
“我不是韩德文,韩德文在厕所呢,我是他朋友,他手机放在了桌上。”男子说。
顾晨平复下心情,也是淡然说道:“我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的顾晨,我找韩德文了解些情况。”
“你……你是警察?”听闻顾晨说辞,男子显得有些惊讶。
而就在此时,似乎是韩德文从厕所出来,男子赶紧对他道:“韩大哥,有个警察要找你。”
随后的几秒钟,顾晨感觉电话那头的音乐声逐渐变小,随着一阵关门声响起,手持电话的人似乎是躲进了厕所。
“喂,请问你是哪位?”电话中,传来一名细腻男子的声音。
“我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的顾晨,请问你是韩德文韩校长吗?”顾晨继续问他。
“没错。”韩德文有些慌神,赶紧与顾晨解释说:“刚才不好意思哈,我几个朋友约我一起来唱歌,暑假嘛,正好出来放松一下,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万雅娟这个人你认识吗?”顾晨直接开门见山。
然而那头忽然间却没了动静。
顾晨眉头一蹙,继续问他:“韩校长,你有在听吗?”
“啊啊,有……有在听。”韩德文显得有些紧张,赶紧又道:“怎么说?”
“她跟你是什么关系?”顾晨问。
“啊?她……她跟我啊?她就是一个培训班的英语老师啊,因为我一个朋友开了一家培训机构,所以让我老婆象征性的入了点股,所以,万雅娟算是我朋友那里的员工吧。”
“他丈夫今天跳楼自杀了,你知道吗?”顾晨不紧不慢,继续跟他交流起来。
然而听到这些时,韩德文也是紧张道:“她丈夫死了?那……那是挺惨的,感觉应该给她放个假什么的,怎么会出这种事情呢?”
可很快,韩德文又反问顾晨:“诶对了顾警官,她万雅娟丈夫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我们怀疑她丈夫的死,可能跟你有些关联。”
“什么?跟我有关联?”韩德文嗤笑一声,也是不可置信道:“我说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又没让他丈夫去死,你不会是找错人了吧?”
“你先别这么激动,我们也是正在调查中,这样吧,你现在来芙蓉分局一趟,来刑侦三组找我,我叫顾晨,我就在那里等你。”
顾晨的一席话,似乎让韩德文陷入到纠结。
很显然,他似乎知道警方找自己,可能会有些麻烦。
不过在短暂的沉默几秒后,韩德文还是勉强答应道:“那行吧,我现在就过去。”
两人双双挂断电话。
“怎么说?”王警官凑上前问。
“我们先回芙蓉分局,就在三组等他。”顾晨说。
“这家伙还有脸来?真不知道破坏人家庭有什么好的。”袁莎莎早就对韩德文在心理上定义为小三。
虽然还没定性,但是根据已知线索,似乎一切都在向小三的方向发展着。
大家开车,返回芙蓉分局。
而此时的何俊超也正在整理着手中文件。
“怎么样?”顾晨靠在桌边问。
“我的天呐,这个韩德文不简单啊。”何俊超也是啧啧两声,不由分说道:“他不仅跟万雅娟关系亲密,还跟好几个女人不清不楚的。”
“而且他在江南市的两处地方,分别租了两套公寓,提供给两名妙龄女子居住,而这两名女子我也调查过,都是在KTV酒吧上班,算是酒托气氛组的那种工作吧,长相身材都不错,年轻貌美。”
“看来这个韩德文还真是个时间管理大师啊?同时交往这么多女人?”卢薇薇看了直摇头。
感觉同样是高颜值,怎么感觉跟顾晨一比,简直就有点天上地下的意味呢。
顾晨关注重点并不在此,于是又问何俊超:“何师兄,你再把这段时间,韩德文,万雅娟和朱淮平的行动轨迹罗列一下,最好能做成一个图表,看看这几人有没有同时交集过?”
“呃,这可是个大工程,得需要点时间。”
“可以,时间我给,但要尽快。”
“木问题。”何俊超欣然接受。
毕竟自从三组有了顾晨,何俊超的懒癌症也快治愈了,工作效率感觉比之前来说不是一般二般的快,似乎也快跟上了顾晨的节奏。
但是在顾晨的工作效率体系中,没有所谓的快,只有更快,超快,绝对快。
“笃笃笃!”
也就在何俊超开始搞事情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一名风度翩翩的高瘦眼镜男子,此刻就在门口处。
他左右观望一番,轻声问道:“请问……顾警官在吗?”
“我是顾晨。”顾晨直接站直了身体。
“哦哦,顾警官你好,我是韩德文。”韩德文赶紧走上前,与顾晨握手寒暄。
“跟我来吧。”顾晨没废话,直接拿起桌上的笔录本,朝着门外走去。
韩德文一时间有些尴尬,不过却只能跟上顾晨的步伐。
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见状,也都相互跟在后头。
……
……
顾晨轻轻推开一号审讯室大门,发现没人之后,便直接走了进去。
紧跟其后的韩德文,瞥了眼“一号审讯室”的大门字样后,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坐。”顾晨指着前方审讯椅。
“唉!”韩德文应了一声,有些胆怯的左右观察,最终摸着审讯椅,缓缓坐下。
等袁莎莎将摄像机调试完毕后,他这才意识道,警方是要对自己进行审讯。
韩德文顿时有些不满道:“警察同志,你们今天找我过来,到底几个意思?”
……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2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