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2

iarvs都市异能 芝加哥1990笔趣-第一千三十二章科茲科鑒賞-erdf3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也许情绪管理更好一点,不难找到更巧妙的方式打发掉拉希达琼斯的痴缠,还能顺手小小给个警告。
也许考量利益关系更冷静些,逢场作戏一番似乎更理智,昆西琼斯的影响力眼下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但宋亚已无在细枝末节小事上委屈自己的心情,连拉希达琼斯后来什么反应都懒得过问。
十一月十五日,他离开足球尤物片场地处热带的温柔乡,悄然返回已寒风彻骨的北方,高大身板笔直地挺立在芝加哥远郊为A+CN和A+唱片准备的新址土地上,深色长风衣被吹得猎猎作响。
迟早要面对的巴恩案终于来临了,他内心反而冷静得像块坚冰,毫无波澜。
举目远眺,挖机等重型设备已经在荒地中轰鸣了,平整土地,铺设管线,临时立起的作业板房前停着几辆皮卡,车斗里载的可能是焊工用的设备和小发电机。
这里会是我事业的新起点吗?A+CN盈利遥遥无期,A+唱片从翻过年也有一半不属于自己了……
“布朗夫曼先生,谢谢,多亏了你……是的,我可不想再在国会山被围攻,不怎么愉快的记忆。哈哈,你也要保重,那些议员们可不老实……下个月有电视转播是吗?我会看的,学习学习你怎么戏耍他们哈哈!”
讲完电话,回头向背后一排黑色奔驰车比了个搞定的手势,斯隆女士和A+唱片总裁琳达都躲在了车里,不想陪自己傻傻的在外面吹冷风。
环球老板小布朗夫曼刚帮自己搞定了参院教育委员会,确定不需出席那个因玛丽莲曼森新专引发的听证会。
当然也有戈尔副统领和安德伍德等国会山朋友们帮忙的因素。
小布朗夫曼和环球唱片总裁道格莫里斯,以及其他几位唱片业资深人士到时候会去国会山接受质询,听证会主席是同为犹太裔的驴党参议员约瑟夫利伯曼,他应该会小骂大帮忙,就不知道其他议员会不会配合了。
但可以确定的是,身为酒业和传媒巨头,犹太裔大会主席之子,超级富三代,小布朗夫曼应该不会受到类似自己那次被丹波顿突然借机发难的糟糕待遇。
无论如何那是他们的烦恼了,总之自己不用去就行,算解决掉一桩潜在隐患吧,宋亚把手机塞进口袋时下意识摸了摸胸口的防弹衣,“伊莱还要多久?”问带领保镖散落在四周警戒的老麦克。
为了安全,他和州长办公室幕僚长伊莱约在这里见面,彼得弗洛克不便亲自来,双方会聊自己最关切的,到时主动赴警署到案时的安全以及保释事宜。
这里偏僻,隐蔽,安全,自己还能顺便探视下工地。
“十五分钟?他已经在路上了。”老麦克回答。
这时候有保镖和从远处便道对面骑马过来的三位白人牛仔发生了争执,“我去看看。”老麦克裹紧大衣带人迎过去,“孩子们,现在可不是牧牛的季节!这处私人领地已经被开发,从明年开始你们也不能再随意进入了!”
玉米地早收成了,入冬后这边已经下过雪,无论荒地农田都一片空旷。
“我知道!我们想和那位歌星聊聊!”领头的牛仔指着宋亚高声喊道。
“抱歉,今天不行。”老麦克双臂张开,示意他们调转马头。
“Hey!”
牛仔们没有立刻走,领头那人继续喊道:“这里发现了石油,对吗?”
石油是什么鬼?宋亚顿时黑人问号,“为什么你会这么问?”
“什么!?”风很大,对方没有听清。
“为什么你会这么问?!”宋亚提高音量。
“有人想买我的农田,这附近的!”牛仔回答:“酒吧有人说可能因为这里发现了石油!”
“谁?!”
“地产商,呃……”牛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份文件,“科兹科房地产公司!”
“Shxt!”
科兹科是州长大人的金主兼铁杆,在彼得弗洛克当库克县州检察官第一次落马入狱时,其中一项指控就是和科兹科有权钱交易,彼得弗洛克出狱后很快恢复了和科兹科的来往,根本不避讳。
宋亚知道这人和彼得的勾结比自己要深得多,“麦克,放他过来!”
他猜这次科兹科也在和彼得打配合,但需要验证一下。
“就一个人。”老麦克让领头的牛仔下马,在对方的抱怨声中完成了搜身。
“你好。”
宋亚向走过来的对方伸出手。
“你好,大明星。”
被老麦克叫孩子的牛仔已经是中年人了,上次在这遇见还聊过几句的好像也是他,脸上全是生活的风吹雨打,自我介绍后他指指后面的两位同伴,“那是我的两个儿子。”
这种红脖子农牧民再穷困内心也是歧视其他族裔的,很多小地方都有体现,比如他从不叫自己的艺名,而是歌星,大明星之类称呼,懒洋洋嚼着口香糖,握手、交谈时也颇有点倨傲……总之问就是不卑不亢而已你别这么敏感,但稍微敏锐点的少数族裔当面交流时肯定能隐约感觉到一些的。
“可以吗?”宋亚抬手向他的俩儿子打了个招呼,然后指指他手里的文件。
“给你。”
是份这边的简易地图,科兹科房地产公司用标注框了一些农田,正好位于自己杠铃型土地的腰部,按规划,那片细长的地段只会修一条联通杠铃两端的道路。
应该是科兹科认为随着自己的开发,周边地产会升值吧,肯定是从彼得弗洛克那得到了有关投资额的确切消息。虽然如果以后真发展起来了会被他的地产卡住扩张空间,但有地产商愿意陪自己一起赌未来其实也不算坏事。
不,很不坏的信号,这说明州长大人乐观判断巴恩案对自己的旗下生意不会造成多大影响。
“这里没有石油。”
那么宋亚也不去坏科兹科的事,反而要促成,互相帮忙嘛,“只是我要把一些公司的总部搬过来而已,你的土地以后也许会升值,但应该得等到很多年后了。所以……卖不卖给地产商自己考虑吧,这对你是大事,我就不胡乱提供意见了。”
“真的?”牛仔还不太信,“你们别是一伙的吧?”
“琳达!”
宋亚叫琳达把A+CN和A+唱片总部的规划图纸拿给他看,“你应该能看到那边已经在开工了,不会有人在油井的磕头机旁开电视台和唱片公司的。”
“Fxxk,那真遗憾。”牛仔骂道。
别人要买地就猜测自己地下有油田?真是想钱想疯了。
如果真有油,那自己和他都会发大财,可惜在百多年开采后这种一夜暴富的好事已经越来越罕见了,米国早已是净进口国,跨国石油巨头都把目光放到了海外。
“APLUS。”
伊莱的车远远开过来了,老麦克提醒。
“就这样?”
宋亚把文件还给牛仔。
“好吧,谢了。”
他们父子三个骑上马走人,结束了这个小插曲。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2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